“见过嫂子。”卫阎微微拱手。

  云深之处缥缈山,缥缈山中水绕柔,缥缈山中有一宗,名曰天水宗,天水宗皆是女性,而天水柔,以宗为姓,形为名,乃是因为她的身份是天水宗宗主,天水宗传承至今以有五百年,而天水柔,传闻是天水宗开宗立派以来最惊才艳艳之人,年轻轻轻却是修为极高,上任宗主便是败于天水柔之手,甘居下位。

  “师弟不必客气。”天水柔笑道,随手一挥,院中三条竹椅竟是落到三人面前:“三位请坐!”

  “多谢。”话虽如此,三人却是没有一人坐下。

  “师弟。”仲长刑走了过来:“多年不见怎变得如此生分,不如你我师兄弟今日畅饮,岂不快哉。”

  卫阎眼角微沉:“师兄好雅兴,不过师弟恕难从命,师兄既然知晓我今日前来的目的,我也不喜欢拐弯抹角,我们到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何必如此惺惺作态,师兄之前的好手段,师弟可是铭记于心!”

  “哎。”仲长刑叹息一声:“形势所逼罢了!”

  话锋一转,仲长刑声音变得冷冽很多:“不过师弟今日鬼鬼祟祟前来,却只携带两人,师弟何等自信,难不成觉得这两人能够威胁到我不成,今日,我没有为难的意思,我们师兄弟好不容易见面,我只想畅饮一番,之后师弟任由离开,师兄不会阻拦!”

  “哦?”卫阎眉头一挑:“多年不见,师兄雅致不减当年,引我前来,只为和我喝酒!”

  引!

  “哥?”墨鱼脸色奇怪,一旁的黑狼则是出现了些许诧异。

  仲长刑因此一怔:“你知道,既然知道,为何要自投罗网!”

  “因为我想要一个说法。”卫阎上前一步:“你我博弈,为何要将无辜之人卷入这纷争之中,一个普通人罢了,师兄为何屡屡刁难,三番五次想要取其性命?”

  “她对你很重要?”仲长刑淡笑。

  “比你重要。”话音落下,卫阎已经出手,空气爆震之余,院中桃花不断落下,仲长刑并不还手,不断后退,脸上充满惋惜之色:“师弟,我好不容易寻到这样一处地方,你这样给我毁了,似乎有些不妥!”

  “你应该清楚我的性格。”卫阎一掌探出,仲长刑脸色微微变化,光靠躲避的话,他不可能避开这招,仲长刑便不在躲避,同样一掌探出,两人的招式同出一辙,这也是两人从小一起修炼的掌法,如今,只比谁更加强盛一筹。

  “砰!”

  掌风所至,两人脸色都是微微变化,各自退后三步。

  墨鱼大惊失色,仲长刑竟然如此可怕,短暂的交锋与卫阎平分秋色,如今,旁边还有天水柔恐怖的女人,对方虽然只有两人,但今天,他们不可能讨到丝毫好处。

  “你为何不出全力?”卫阎皱眉!

  “师弟又为何手下留情?”仲长刑淡笑。

  墨鱼:“……”

  虽然她实力不弱,但显然,卫阎和仲长刑已经超出了她所知的那个范畴,她只以为两人平分秋色,却没想到两人都留有余力,两人交手虽然短暂,可墨鱼不过能看懂一二而已,她拍了身旁的黑狼一下,疑惑的问道:“黑狼,你能看懂多少!”

  “十之二三!”

  墨鱼撇撇嘴,不过黑狼的实力本就比她要强一些,不过墨鱼觉得自己可以追上黑狼,不在纠结这个问题,墨鱼再次问道:“哥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黑狼微笑:“很快你就知道了!”

  墨鱼脸上写满了不爽,因为卫阎和黑狼都知道,就她不知道,她觉得十分不公平,还有黑狼,直接告诉自己不就行了吗?

  另一边,卫阎和仲长刑相互看着对方。

  “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仲长刑开口道。

  卫阎不由歪了歪嘴:“你觉得和我讲条件有用?就算我不答应你,你也会说的?”

  “何出此言?”

  “因为我们师兄弟,无所不言,我相信你会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卫阎淡笑着道。

  玄鬼一脉,当代玄鬼子仅有卫阎以及仲长刑两名弟子,仲长刑虽然年长卫阎三岁,两人却是同时入门,同时拜师,只因为仲长刑年纪较大的原因做了师兄,当年,两人为了这事可没少争论,不过长大之后,此事到是没有在提起过。

  两人年幼的时候关系极好,玄鬼子也经常嘱咐他们师兄弟要相互爱戴,玄鬼一脉当中素来不缺天才之辈,大家都是天才,逞凶斗狠这种事情在玄鬼一脉自然是常见无比,小时候卫阎和仲长刑在玄鬼一脉可没少得罪人,经常被人群起而功之。

  记得有一年,卫阎九岁,仲长刑十一岁,卫阎因为与玄鬼一脉长老之孙发生了口角大打出手,因为对方是早有准备,卫阎被揍得鼻青脸肿,仲长刑愤愤不平,决定为卫阎找回场子,可是卫阎知道去找场子,吃亏的只会是他们。

  没办法,谁让他们师兄弟只有两人,而一些长老,动辄便有七八名弟子,就算超过十名弟子也不足为奇。

  仲长刑被卫阎拦了下来,虽然当时表面作罢,可是把卫阎哄睡之后,仲长刑独自前去寻仇,结果自然不言而喻,双拳难敌四手,仲长刑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回来。

  就算仲长刑有意瞒着卫阎,可卫阎很快知道了前因后果,在仲长刑泡药浴的功夫,卫阎又去寻仇。

  这一次,卫阎直接被打成猪头。

  而那些围攻他们的人还四处嘲讽他们师兄弟两人是傻子,竟然独自前来挨揍,大傻二傻的名号就传遍了整个玄鬼一脉,甚至大家还在暗中押宝,这大傻二傻会不会突然改变方案一起前去挨揍。

  那几天,仲长刑和卫阎都变得十分老实,也不外出,当所有人都觉得这个笑话快要过去的时候,卫阎和仲长刑出手了,两人直接来到曾经围殴他们那群人练功的地方,二话不说直接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