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武见到来人脸色微微一变,站起身来拱手道:“见过吕香主。”

  吕香主,名为吕宁,帝盟白龙分舵的香主,地境七重的修为,为人阴险狡诈,睚眦必报。

  “秦武,我听说你从分舵内调了一些弟子来抓人,请问你抓的人呢?”吕宁阴阳怪气的说道。

  “这..一切都是误会,唐兄并不是血衣楼的人。”秦武开口道。

  “呵!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秦武说不是就不是?!我看你就是跟这贼子是一伙的!来人!给我将此人还有秦武拿下!”

  吕宁阴沉着脸厉声道。

  “是!”

  众人纷纷走上前将唐忌和秦武团团围住。

  “我乃白龙分舵长老!我看谁敢!”

  秦武脸上浮现出一抹怒色,从腰间取出了一块令牌高悬空中。

  众人闻言纷纷对视一眼,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啪!

  吕宁大手一抓,将这块令牌捏在了手里低喝道:“我以香主之令!现撤去秦武长老之名!你们还不动手?!”

  “你!吕宁!你这是公报私仇!”秦武拳头捏的咔咔作响,死死的盯着吕宁。

  吕宁冷笑一声,走到了秦武的面前,压低声音道:“就你这样,也配得到慕宣?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会慢慢的玩死你,到那时慕宣就是我的了。”

  “你!卑鄙!”秦武怒喝一声,瞬间出手一掌拍在了吕宁的身躯上。

  砰!

  吕宁仿佛早有准备,迅速出手,一掌将秦武轰的倒飞而出,随后冷冽道:“白龙分舵秦武!以下犯上!密谋造反!现将其就地正法!无需请示!”

  “得令!”

  白龙分舵的弟子纷纷祭出武器,朝着秦武轰杀而去。

  秦武脸色阴沉了下来,以规则之力将众人压得无法动弹,并没有出手伤他们。

  吕宁冷笑一声,抬手一掌将秦武的规则之力轰的粉碎,随后怒吼道:“给我杀!”

  “是!”

  众人纷纷像打了鸡血一样跟秦武大战在了一起。

  只不过这群弟子都只是灵境的修为,根本就伤不到秦武,跟何谈是杀了他,只不过秦武招招留手,只是将众人击杀,并没有伤及他们的性命。

  砰砰砰!

  又是几掌落下,这群弟子已经全部身受重伤,趴在地上无法动弹。

  “一群废物!还要老子亲自动手!”

  吕宁冷哼一声,五指一抓,一杆长枪顿时出现在手里,带着无可匹敌之势朝着秦武轰杀而去。

  秦武脸色大变,急忙出手抵抗,却还是扛不住这一枪,被轰到了万米之外,狠狠的砸在了一座山上,整个人气息暴跌,连连吐血。

  “你还敢还手?!给我去死!”

  吕宁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神色,顿时将手中的长枪爆射而去,欲要将秦武钉死在山上。

  秦武看着爆射而来的长枪,心里生出一股无力感,满是杀意的看了吕宁一眼,随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叮!

  就在长枪快要刺中秦武的身躯,一声脆响传来,将长枪硬生生的挡在了半空中。

  秦武猛地睁开双眼,身躯顿时猛地一颤,只见唐忌双手持剑,死死的挡住这杆长枪,额头上都暴起了青筋。

  “快走!”

  唐忌回头吼了一句,剑意又爆发了几分。

  “不!我不走!唐兄你快走吧,是我连累了你,你快走!不要管我!”

  “跟个娘们一样!真墨迹!”

  唐忌大骂了一句,一边抵抗着长枪一边缓缓的后退着,慢慢的退到了秦武的面前。

  “走!”

  唐忌大吼一声,瞬间收回了逆心剑,一手抓着秦武的肩膀,将虚空撕裂开来,一下子不见了踪影。

  轰!

  几乎在同一时间,长枪的枪头刺入了虚空之中,狠狠的刺在了唐忌的后背上。

  嗖!

  吕宁瞬间爆射而来,将长枪握在了手里,眼睛死死的盯着虚空,一只拳头握的咔咔作响。

  --。

  唐忌此时已经被那长枪轰成了重伤,却不敢大意,一连带着秦武遁到了百里之外才停了下来。

  “唐兄!你没事吧!”秦武看着脸色苍白的唐忌急忙开口问道,眼中布满了愧疚的神色。

  “我没事!我们先找个地方疗伤,这里不安全,恐怕他不久便会找到这里。”

  唐忌强撑着伤势,跌跌撞撞的走在大街上。

  秦武看着唐忌的背影,心中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追上了唐忌,拿出了一瓶丹药放在了唐忌的手里,随后开口道:“唐兄,这瓶丹药给你,你暂且先找个地方疗伤,我去去就来。”

  秦武说完没等唐忌的答复,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唐忌看着手里的丹药突然想到了什么,欲要去追,但刚运转灵气就牵动了伤口,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当唐忌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房间内。

  “呃,这是哪?”唐忌揉了揉发疼的脑袋,欲要起身,只见一个女子走了进来。

  “公子,你醒了啊,你伤的很重,还是不要动了。”女子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随后走到了唐忌的床前,拿出一颗丹药递给了唐忌。

  “你是谁?”唐忌有些疑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我叫雁姗,公子叫我姗儿就行了,大家都这么叫我。”雁姗杵着下巴笑道。

  “原来雁姑娘,请问我为何会在这里?我明明记得我去追秦武了啊。”唐忌有些不明所以。

  “姗儿回家的路上碰巧遇见公子,当时公子已经身受重伤,昏迷不醒,所以我就将公子带了回来,还好没有什么大碍。”雁姗开口道。

  “多谢雁姑娘,打扰贵府多时,我就先告辞了。”唐忌道谢一声,起身欲要离开,却被雁姗一手按在了床上。

  “公子,你的伤势还没有好呢,不如留在这里待伤势养好了再离开也不迟啊。”雁姗试探性的问道。

  “这..这不好吧。”唐忌有些尴尬的抓了抓脑袋。

  “没事的呢,公子暂且先住下吧,姗儿先去忙了。”雁姗微微一笑,起身离开了房间。

  唐忌看着雁姗的背影略显无奈,其实他的实力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只不过吕宁的那一枪实在是太过厉害了,导致他现在都心有余悸导致的脸色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