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感觉怪怪的直觉告诉我就在最近几天要出事情。

  我一夜没有合眼,我不太放心跟学校打了一个电话。发现没有什么事情,我松了一口气。也许是精神被绷的太紧了听到电话那头说学院里我说的那几个地方没有事情居然沉沉的睡着了。

  就在我做梦时被一通电话给吵醒了,他们在学校的后花园里找到了一个学生的尸体,他是被人将身体里的脾给挖走然后将尸体扔进了一个坑里。

  听到了这个事情被震惊了,我快速的起床没有洗脸直接来到了案发地点。我有点颤抖,也有点害怕,看着眼前的尸体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我跟疯了一样冲出案发现场跑到了酒吧里一人独自在买醉,把自己灌得昏昏沉沉的不知道天南海北。

  酒吧里的灯红酒绿让我的脑海里那些尸体转着,他们仿佛在告诉我他们为什么会死。这时一个拳头打向我,我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我不知道他在我面前张牙舞爪的挥霍着什么,只是觉得天地都在我面前旋转。

  头慢慢的变得沉重不堪仿佛自己后面被什么东西给狠狠的重击了一下。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我认识的场地上,周围的泥土的味道和小溪潺潺的流水声让我感到害怕。

  身上就像是被什么人打过一样,浑身酸痛。慢慢的爬起来看着周围的场景看见洞里阴森安静,远处有一点烛光被眼前的黑暗包围着。

  看着眼前那残弱的灯光让我感到了希望,我拼命的往外冲过去,可是发现自己根本就迈步开脚步低下头发现自己的脚下被一双手死死的抓住。

  我惊恐的用手将它给搬开发现那双手力气出奇的大,这时我听见了后面有人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龙警官,我为什么会死?”

  我突然将眼睛睁开,发现自己身上全是冷汗。我看着周围发现自己已经在床上了,就在我打算下床时房间里的门被打开了。

  .酷匠~"网/唯。一w/正S版p,其_|他M都是@盗cO版\b0s^

  “你醒啦,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换了吧。”晨曦幽怨的看着我说道,“那个,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为什么我感觉自己脑子现在昏昏沉沉的而且嘴角以及脑后面特别疼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打了一下,还有你哥呢?他在哪里啊?”

  晨曦将窗帘拉开,刺眼的阳光透过窗户像把利剑狠狠的刺入我的眼睛让我不敢直视它。“你还好意思问你昨天发生了什么?我就不明白了就你这心态怎么当一个警察。”

  我慢慢的将头看着她,隐约中想起来昨天发生的事情。“对了,还有一个人。”我直接冲出卧室驱车来到了学校里面。

  “你来了?”晨阳看着我目不转睛的说道,“师哥,我昨天下午。”“没事的,先工作吧!”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我点了点头冲着校长说:“我可以看看咱们学院的学生们的资料吗?”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说:“可以的,不过这得需要图书馆馆长的同意。因为这些资料需要他来整理,我点了点头等着他给我的消息。

  “可以了,是我让他送过来还是说。”

  “不用了,我过去问他要就是了。”说完我一路小跑到图书馆,看着如山般的资料我开始拿出笔记本来查每一个人的生辰。

  根据凶手的杀人手法来看,,很可能下一个被害者就是水属性或者是金属性的孩子。但是会是谁呢这还有待商榷,为了他们的安全我之能他们的出生年月给输进去在一个一个的找出来。

  “这么晚了,你们警察还不休息吗?”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里,抬起头看着他原来是图书馆的馆长。

  一伸手发现快晚上12点多了肚子也有点小饿。“咱们学院附近有什么夜店小吃之类的吗?”我看着他摸着自己的肚子说道。

  然后将笔记本放回背包里,“我很好奇这么而晚了你在干什么呢?虽然说我作为一个与这个案子不相关的人不能过问案子的事情,但是看着你几乎就是在透支着自己的身体。我还是想要提醒你一下,身体重要才能将案子破了啊。”

  然后帮我收拾放在桌子上的书籍时他愣了一下,“你怎么会看这本书呢?怎么对算卦感兴趣啊。”

  说完他下意识的翻看着书,“没有的事,我只是感觉多读书还是有好处的。”说完我看向他拍了他一下说:“走吧,去吃点东西吧!”

  “你相信算命的吗?”我们吃着烧烤喝着啤酒,他问着我说道。

  “哈哈哈哈嗝,”我听完他的话笑的都噎住了,一直在捶着自己的胸口让卡在脖子里的食物往下咽。

  “你在逗我开心吗?你要知道我是一个警察啊,我不信这些牛神鬼怪的事情。但是我相信自己命是由我自己掌握着,不是吗?”

  说完,我看着他笑了笑。他听的到了我的话把头沉沉的垂下低低的说道:“你说的对,确实是命运由自己来掌握着。但是有时候人生真的有太多的无奈,让你不得不那样子做。不是吗?”

  “来,大晚上的说什么一些不吉利的话啊,为了这个案子快速解决我们干杯!”我醉醺醺的看着他说道。

  “不得不承认啊!这酒的后劲真大呢!”我昏昏的说道,然后便烂醉如泥的躺在了桌子上。

  “龙警官,小龙警官。你睡了吗?”他在我耳边慢慢的说道,“别闹了,我好困的,让我多睡一会儿!”听着他说的话我有点不太开心。

  将他的手给打过去模糊不清的说道,“来我先帮你把背包给拿下了吧,这样子的话你睡的也会更加踏实,”他在我耳边慢慢的说道,就像是清风拂过耳边一样。

  我配合他将背包给从身后拿下来,他颤抖的打开拉链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这时一个冰冷的空洞而又坚硬的东西指着他的大脑,“告诉我,谁让你这样子做的。”

  我的话音刚落其他人将他给按在地上拷上了手铐,昏暗的审讯室里我坐在他面前看着他笑着说:“你只要坦白就从宽,但是你要是抗拒的话那我们只能从严了。”

  “小龙警官,我好奇一件事情那就是你是如何知道我要将你给灌醉然后将拿你背包里的东西。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就是你是如何从我眼皮下将背包给掉包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