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皇的争斗中,魔族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当然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是无可避免的,所以如今的魔族也老实了许多。

  北雪帝国,魔族并没有涉及,可能是因为北雪帝国的资源比较稀缺,至于被打残了的皇族,如今也都龟缩在天府帝国按兵不动。

  在周子林的提一下,三方准备签署停战协议,地点也很有戏剧性,正是当年的真皇学府。

  谁也不曾想到,有着上千年历史的真皇学府,如今会成为谈判的地点。

  周子林身形降落在阵皇学府的外门广场,看着真皇学府一阵感慨。

  此时的真皇学府都是魔族高手,不过周子林也没必要怕,因为梦皇也来了。

  另外一边,皇主也到了,在他的身后只有羽皇和燕皇两人。

  落地之后,皇主没有说话,羽皇看着尴尬,倒是主动说了一句:“听说子林你受了重伤,现在看来,你哪里像受伤,反而还得恭喜你进阶到玄皇境呢。”

  周子林在伤势恢复之后,便花费一天的时间,突破到了玄皇境,玄灵境与玄皇境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这一点周子林早就知道,本来想着多在玄灵境停留一段时间,但阴差阳错间,使得周子林到了临界点,不得不突破。

  周子林抱拳回礼。

  一个三角形的桌子旁,梦皇,魔帝和皇主,三人分别坐在一边,分别签署着停战协议。

  魔族的条件是,丰羽帝国以及四国中间的区域。

  皇族的条件,天府帝国和北雪帝国。另外还有大漠帝国。也就是说梦影区的人要撤离大漠帝国。

  梦皇看着两人的条件,只是微微一笑,没有丝毫犹豫便签了,并且说道:“我梦影区本来就看不上大漠帝国,你这么想要,就给你好了。不过我同意了你们的要求,我希望我的要求你们也要同意。”

  说着梦皇将自己的条件开了出来:“我的条件便是,魔族不得越界,否则我便会联合皇主,将你魔族彻底给灭了,还有不得派人渗透,谁都知道你魔族的奸细是出了名的。”

  魔帝点了点头:“可以,不过我只能答应百年内,百年之内,我不会做这两件事。”

  梦皇眉头一皱,皇主也陷入了沉思。

  魔帝说道:“看来你们两个不太同意啊?那就继续打呗,”

  皇主点了点头:“百年就百年吧。”

  皇主同意了,梦皇也就没有再反对,她知道,皇族现在元气大伤,急需时间恢复,梦皇也知道,四大帝国不可能一直和平,能维持百年就百年吧。

  三方签订完协议之后,皇主就要起身离开。

  周子林却突然说道:“皇主,别急着走啊,我有件礼物送给你。”

  说着一甩手,狄龙将贺文的尸体丢了出来。

  “虽然你知道贺文被我杀了,不过他毕竟是你皇族的人,尸体还是送给你的好。”

  皇主冷哼道:“他的储物戒指被你拿了吧?还有既然你知道他是皇族的人,你有什么权利将他给处死?”

  周子林高声喊道:“他TM去袭击我的家,你说我有没有权利处死他?还有,他似乎已经不算是你皇族了,他的主子在那呢。”

  皇主深吸口气,转身御空而走。

  羽皇和燕皇紧随在后。

  皇主一方离开,周子林看着那个巨大的圆盘,他知道那里就是秘境的入口,毕竟自己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玄皇境,也就无法进入到秘境中,不过秘境中传授自己天绝雷刃的中年男子,周子林却记忆犹新。

  魔帝下了逐客令,梦皇低声说了一句:“我们走。”

  所有梦影区的武者都撤离了大漠帝国。

  梦影区的边界处,梦皇开口道:“所有的一切都恢复平静了,至少百年内,都不会发生什么大规模的战斗了。一切都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周子林摇了摇头:“皇族看似损失最大,其实这样的结果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想当初,皇族竭尽全力防范着魔族的入侵,如今却不用担心了,可以安心的发展自身的实力。”

  “所以我觉得,皇族看似吃亏,其实也没吃亏到哪去,只不过这场战斗早晚还会爆发,区区丰羽帝国,还有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大越郡国,怎么可能满足他们的胃口。”

  梦皇微微一笑:“如今事情都结束了,有一个人你可以去见见。”

  周子林一怔:“谁?”

  梦皇神秘道:“你回到仙尊山就知道了。”

  梦皇离开了,周子林却急忙返回仙尊山。

  当周子林回到仙尊山的时候,却一脸茫然,一切并没有什么改变,灵识铺散开也没发现什么特殊的人。

  不过当灵识扫到周子雨的时候,她身边的女子倒是引起了周子林的注意。

  “梦茹?”

  周子林的心都在微微颤抖,几十年了,几十年弹指一挥间,但心底的那个面孔,却一直留在心头。

  洞穴里,寒潭中,与梦茹的点点滴滴,周子林都记忆犹新。在最为难的时候,梦茹又顶着极其庞大的压力,挡在自己的面前。这一切,周子林都不敢忘记。

  周子雨的院落中,周子林站在门边,看着将头发盘起来的梦茹,虽然装束有些改变,但面容依然是那样的倾国倾城。而且周子林看得出来,她的脸上多了许多笑容。和曾经的冰霜美人判若两人。

  “梦茹……”

  周子林轻呼出声。

  梦茹身形一阵,转头看去,是周子林回来了。

  这些年,梦茹见过周子林好几次,只不过每一次都忍住了见面的冲动。

  如今这算是正式的第一次见面。

  梦茹双目流泪,周子林急忙了来到梦茹的面前。

  “没想到,我真的还能再见到你,当年于明远说你突然失踪,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在梦影区?你也加入北斗了吗?还有当年那两个女子说是你的意思,让我放人,真的是你安排的吗?为何这么多年,你都不来见我?你应该随时都能找得到我吧?”

  周子林一连串问题,让梦茹不知道该回答哪个,只是说了一句:“我们换个地方,我慢慢和你说吧。”

  周子林点了点头,也发现自己比较激动,随后便带着梦茹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