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彤的家在泉江市郊,这是因为周天德是军方大佬,需要住得离军队近一些,而保卫泉江的精锐部队,就部署在泉江郊区的大山里,周天德也就只好把家安置到郊区了。

  袁政还是第一次到泉江这么偏僻的地方,他怎么也想不到周天德这样的军方大佬会住在新农村别墅群里,活像一个老农。

  周彤将袁政引到一个正在伺候房前菜地的男人面前,道:“爸,我回来了。”

  周天德放下花洒,笑呵呵的看了周彤一眼,然后眼神飘过袁政的身上,让袁政竟然有一点心底发寒。

  这是一个杀过人的人才能发出的眼神,袁政一想,周天德大约是五十多岁的年纪,蛟国的上一场仗是八十年代打的,说不定周天德就参加过那场战争。

  周天德有些不快的从袁政身上移开目光,把花洒随手扔在地上,冷冷道:“彤儿,这是你的男朋友?”

  周彤知道父亲为什么这么不开心了,原来是误会她带男朋友回家见父母了,立刻解释道:“不是,爸,他来找你是有点事求你帮忙的。对了,向你介绍一下,这是袁政,泉江最有名的年轻企业家。”

  周天德听到袁政两个字眼神一愣,随即眉开眼笑道:“你就是袁政!真是太好了,终于见到本人了。我家还藏着要授给你的勋章呢!”

  周彤道:“啊?爸,你在说什么?今天是你和袁政第一次见面,怎么我家会有授给他的勋章啊。再说了,勋章不是打仗才会有的吗,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周天德道:“你爹活这么久,带了这么多兵,记人的本事难道还没有?我没认错人!”

  周彤道:“那你说说国家为什么要授勋给袁政?我倒是好奇了,一个和军队从无瓜葛,从来都是和游戏挂钩的公司老总,怎么就够资格授勋了。”

  周天德道:“你还记得上一次你为什么能造出五十兆网络交换机吗?”

  周彤道:“不就是你给我的吗?你说这是数学家研究的最新编码算法,本来是先给军方用,你心存私心,提前给我让我帮电通占领市场的吗?”

  说到这里,周彤突然反应过来,对袁政道:“对哦,我记得当初谈判我拿出了五十兆网络交换机,你也拿出来了,你当时怎么能造出来?”

  袁政笑道:“当然是因为那编码算法是我提供的啊。”

  周彤惊讶道:“是你!你藏得可真够深的!”

  袁政道:“我本来还想藏下去的呢,没想到伯父一眼就把我认出来了。”

  周天德笑道:“我也是从内部报告上看到的,加上后来司令部下发的勋章落到我手上,要求我在合适的时机把勋章交到你的手上,所以对你的消息也就多关注了一些。

  现在我们好巧不巧的见面了,正好以此机会把勋章交给你,了了我的遗憾。”

  于是周天德带着袁政走进家中,来到一个摆满勋章的玻璃橱柜钱,从里面取出了刻有“蛟国军事科技特等功”的勋章,毕恭毕敬的送到袁政胸前戴着。

  周彤炫耀道:“瞧见了吗?这都是我爸的勋章,嘿嘿。”

  周天德严肃道:“彤儿,现在我在给袁政授勋,你安静点儿。”

  为袁政戴好勋章之后,周天德向袁政敬了个军礼,道:“谢谢你的贡献!”

  袁政不会军礼,只好向周天德鞠躬。

  周彤见两人礼节不搭,显得十分滑稽,但还是严肃的看完了只有三个人的授勋仪式。

  仪式结束后,袁政终于有机会向周天德说出他此次前来的目的。当然,袁政老早就利用周彤的口,把周彤黑了他百分之十股份的事情抖落出来,暗示自己和周家已经是利益绑定。

  袁政道:“周伯伯,移通最近想要推行第三代无线通信技术,需要建造大量的基站,可电通如今话事的是刘宗楠,他也想吃下这么一块蛋糕,我此次前来,就想求你帮忙,在代表会议上帮移通说一两句话。”

  看d…正g版Q章☆节上;H酷匠¤}网0v

  周天德道:“刘宗楠这小子我知道,他爸刘铭刚刚调进泉江,就找机会夺了彤儿在电通的股份,让彤儿伤心了好一阵。

  我早就想找机会收拾刘家人了,袁政你又帮过我们军方的忙,我帮你是应该的。我还真是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一举两得收拾刘宗楠。”

  袁政看周天德说起话来咬牙切齿的样子,担心他会越过雷池干违法的勾当,为了谨慎,他问道:“周伯伯想如何对付刘宗楠呢?”

  周天德道:“这个刘宗楠其实很好对付,他就是一个草包。难的是他爸刘铭,刘铭是从外地调进泉江的,从这你就知道他手段了得,地方那么多官员都是人精,就他进泉江,这是很不简单的事情。

  并且刘铭和泉江的一些代表很是熟悉,他又是商委成员,我想他为了帮他儿子拿下建造第三代无线通信基站的单子,肯定会以商委的名义在代表大会上提出法案,然后经由代表大会表决,通过法案他就万事大吉了。”

  袁政道:“这样说来,刘宗楠岂不是拿定这次的单子了。”

  周天德道:“哪有这么简单,代表大会通过法案需要半数代表同意,然后送到长老会,长老会中七个人同意,法案才能生效。”

  袁政道:“在我的记忆中,蛟国只要通过代表大会的法案,还从来没有被长老会驳回的,如此说来,刘宗楠还是十拿九稳啊。”

  周天德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事情不简单是因为这件事说起来两句话,可真做起来走完流程就至少大半年,若是我们在代表大会阻挠一下,要花一年的时间也说不定。

  可我看你的意思,不光是想让刘宗楠拿不到建造第三代无线通信基站的单子,还想把这个单子尽快的拿到自己受伤,你想这两件事之间不就冲突了吗?”

  袁政一听,顿时急了,他可没时间让第三代无线通信技术的推广拖个一年半载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