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停下。”

  刚到油路上,杨凡急声喊道。

  “什么事?去晚了乡长就该下班了。”

  孙二柱把三轮车停靠路边,不解何意。

  杨凡跳下车,大手一挥,“你先回去吧,看好大棚。”

  “不去了?”

  孙二柱更是诧异。

  “我突然想起来,乡长好像跟孙福田有亲戚,咱们不去找他,田婶还在医院,我去看她。”

  孙二柱从口袋里摸一百块钱,“我没时间去,替我转交给她。”

  “行。”

  杨凡接过钱揣入口袋,孙二柱骑车回村。

  “哟,小凡呢,你在等我吗?”

  一辆电动车从远处驶来,停在杨凡面前。

  见是孙山旺的老婆香红,杨凡点了下头,“香红嫂子,你这是去哪啦?”

  “没人约瞎溜达呗,窝在家里都快憋死了,你呢?天都快黑了,打算去哪?反正闲着没事,要不我送你?”

  自从跟杨凡进山采药后,在没理过老相好王盛水,她对杨凡竟有种特殊的情愫,这不终于找到与他独处机会,把电动车停到路边,跟他聊起来,还时不时搔首弄姿,以展示自己丰腴身材。

  不得不少,成熟女子最有魅力,若不是遇到柳雪茹,白兰这样的绝色美女,肯定被他勾得神魂颠倒。

  “嫂子,你看天快黑下来,路两边都是玉米秸,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其实杨凡这番话,并非危言耸听,每年这个季节,都会有抢劫事件发生,甚至一些女人不但被抢了钱财,还被劫了色,碍于颜面有口难言,往往藏在心里不敢说。

  香红伸出手指点在杨凡胸口上,“要是遇上你这样男人的抢劫者该多好,财色随便拿去,嫂子心甘情愿哦。”

  挑逗,赤果果挑逗,山旺家嫂子真叫浪,内心冲动是有的,但想起他与山旺,王盛水有过鱼水之欢,反而有些厌恶,心中升腾起的火苗瞬间熄灭。

  “没想到嫂子说话这么风趣,我还得去县里,你呢赶紧回去,要是遇上狼或者野猪,可不是要钱是要命!”

  香红扑哧笑了,“你这是关心嫂子?还吓唬我?嫂子心情不好,走去玉米地里开导开导我。”

  杨凡一个趔趄,差点滚沟里,如果柳雪茹这么说,他会毫不客气抱起她钻进去,可眼前的成熟女人,不知跟多少男人亲热过,没有半点兴趣。

  短短时间里,香红使出各种专门对付男人的媚术,可惜在杨凡面前都失灵了,她甚至怀疑他不是男人,回头得问问巧玉去,或许她能给出答案。

  不知为何,杨凡越是这般,她心里越觉得杨凡好玩,荒郊野外除了来往车辆,行人很少,大胆的缠着杨凡不让走。

  用尽各种方法,都没奏效,香红眼珠微转,计上心头。

  将精致小手递到杨凡面前,“我身体不舒服,你给我号号脉呗。”

  “号完脉你可得回去。”

  “听你的。”

  见香红答应得如此爽快,杨凡扣住她脉腕,之所不用天魔手机,主要想运用从《伤寒杂病论》学到的知识诊断,他尽量控制着不受外界干扰,细心感受脉象。

  香红看着杨凡,生起戏虐心思,不是故意咳嗽就是微微勾动手指。

  “别动!”

  杨凡喝道。

  “哟,你凶起来挺男人嘛。”

  香红竟伸出另只手摸在杨凡脸上。

  嘎吱。

  这一幕,正落在赶到的柳雪茹眼里,猛地踩下刹车。

  雪茹?杨凡急忙松开。

  “怎么不号了?人家到底得了什么病嘛?”

  香红故作扭起水蛇腰,却没留意到保时捷里的柳雪茹。

  车窗落下,暴露出一张倾城倾国的脸,只是有些冰寒。

  “还走不?”

  “嫂子,我走了,你赶紧回去吧。”

  杨凡转身要走,香红一把拉住他。

  “不说出什么病,不许走。”

  $更*新$最~快_R上.O酷`匠m网0B,

  没办法,杨凡只得说道:“尺寸俱长者,阳明受病也,当二三日发,以其脉侠鼻,络于目,帮身热,汗出,目疼,鼻干,不得卧。”

  说完钻进车里。

  “切,什么鸟语?”

  当看到柳雪茹,顿时哑然,这小子什么时候泡了个富婆?长的挺不懒,直到看不见车尾,四下紧张的望了眼,骑起电动车往家赶。

  柳雪茹专心驾车,一言不发,冷得让人不敢接近。

  知道刚才让她误会,杨凡干咳一声,解释道:“她是邻家嫂子,身体不舒服,让我给瞧瞧。”

  她没说话,杨凡又道:“你千万别误会。”

  “她病了,你呢?她摸你脸?”

  呃,柳雪茹轻易不说话,说起来可谓一针见血。

  “呵呵,你认为我会对她那个?”

  “当然不会,除非你有特殊嗜好。”

  柳雪茹对自己相当自信,杨凡有了她怎可能去染指别的女子,何况那女人看上去三十多岁,论容貌,能把她甩到星球上去。

  “在这个世上,除了你,旁人别想引诱我,也引诱不了我。”

  “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

  若不是柳雪茹正在开车,杨凡都想抓住她手练脉象。

  天黑时候,二人一起进入病房。

  祁英美从田寡妇口中得知,柳雪茹已经答应做她家儿媳,当杨凡带着柳雪茹进来时,祁英美连忙让坐,又拿了个又大又红的苹果给她。

  “谢谢阿姨。”

  柳雪茹客气接到手里。

  “以后都是自家人,客气啥,小凡,不赶紧给雪茹把皮削掉?”

  祁英美简直乐开花,随即又忧心起来,人家是大城市里女孩,会愿意嫁到农村吗?就算她同意,她家人呢?到头来别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自己来。”

  柳雪茹白了杨凡一眼,脸颊微酡,拿起水果刀娴熟削起来。

  待了一会,觉得挺尴尬,于是起身告辞,杨凡送她下楼。

  临上车前,杨凡要过她手机,将一道防御符塞到身机套里,等在血玉上刻画成防御符,就把玉送她戴上,眼下,只能送她纸符。

  “你哪来那么多符?价格不便宜吧?多少钱我给你。”

  她了解杨凡情况,手上没多少钱,买符肯定花不少钱,总不能一味索取。

  “不用花钱,等我弄出玉符,只要挂在脖子上,就能时刻保护你。”

  玉符?可比纸符高级,说道:“不告诉我哪来的,我不要。”

  说着就要把防御符取出来还给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