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

  “一郎君难道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

  “你在跟我说HX人有装甲部队?”

  笑着笑着,白川敬太的眼泪都彪了出来,开玩笑,他现在只是认为,这个井上一郎,是怕他把这些ZN人给消灭了,升到少将比他高一级,让他不爽罢了。

  白川敬太的部下,都是用着白痴的目光看着他。

  井上一郎气的七窍生烟,道:“你不懂凉城军部我懂!我数次和他们交战,你和他们交战过?”

  更新最快上J#酷匠“r网0B

  “呵呵,莫非这就是你当了数次逃兵的原因?而且还把逃跑说的那么高大上?那么伟大?”白川敬太此时再也不想忍着这个井上一郎,当即直接出言嘲讽。

  着一番话,无异于是触动了井上一郎,内心最深的伤疤。

  顿时间井上一郎就炸毛了,脸色铁青到了极点,气的一字一顿道:

  “白!川!敬!太!”

  见两人都要打架的趋势,仁寿皱了皱眉道:“八嘎!吵什么吵?大敌当前,自己人先要打起来?”

  “哈依!”

  “将军阁下教训的对,是我白川敬太不懂事!今后不会再有下次了!”

  仁寿满意的点了点头,但是看向了那个脸色还在铁青的井上一郎,脸色就不是那么好了,道:“一郎君你的说法也太没有说服力了。”

  这时白川敬太露出了挑衅的目光。

  气的井上一郎恨不得原地爆炸,用HX的语言来说就是,恨不得现在马上宰了个这个小臂崽子!

  井上一郎收住脸上的愤怒,强行淡定道:“将军,请记得关东军。”

  仁寿这时脸上也是犹豫了一会。

  白川敬太哪里能让他如愿,道:“将军!我看这个井上一郎就是在放屁!我和您说我看他就是怕我晋升少将压他一头,他刚来的时候就给我们这些军官各种脸色看,巴不得骂我们这些帝国军人全都是废物,在他眼里自然是不允许我们这些废物在他头上!”

  “哦?”

  “有这种事?”

  仁寿问道。

  这时白川敬太身旁的军官都是直点头道:“将军阁下你有所不知,我们冒着大雪天去见他,谁知道他给了我们一张臭脸,还说我们这些人不配知道他的名字!”

  一群军官直接数落起了白川敬太,一张嘴怎么能斗得起十多张嘴?

  井上一郎气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一郎君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你...你...你...你....,一连说出了四个你,井上一郎好不容易压住的愤怒此时又爆发了出来,全身气到无不发抖,如果眼神能杀死人恐怕,白川敬太此时已经是不下于一万次了。

  “呵呵,将军!我看这就是典型的虚伪表现了!”

  “你血口喷人!污蔑我!”

  井上一郎只感觉胸口极其难受,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堵着,此时听到这句话,喉咙敢到一阵甘甜,一口血猛的就喷了出来。

  “噗!”

  再看时井上一郎的脸色煞白,指着白川敬太说不出话来,蹬蹬的往后退,直接就倒在了车上。

  “啊?”

  “这就承受不住了?一个逃兵也配做帝国的英雄,我为和你是同僚感到耻辱!”

  杀人诛仙!井上一郎此时听到这一句话,彻底两眼一番就这么被气的晕死了过去。

  看着井上一郎这个样子,白川敬太说不出的舒畅。

  “医生!”

  “医生!”

  虽然很想让这个货死,但是毕竟这将军在这,不能做得太绝了。

  于是一辆车就返回了司瓷镇,此时的白川敬太还以为自己把井上一郎气到吐血,还准备拿了军功章已经走上了巅峰,殊不知井上一郎一醒来后,听到司瓷镇发生的战事,简直嘴巴都要笑歪了。

  “将军!碍事的人已经走了,现在就让我们大RB帝国的勇士高歌前进吧!”

  “哟西!敬太君我就是欣赏你这种铁血军人的本质!不错!不错!”

  “哪里!哪里!这都是将军教育的好!将军俗话说,这世界我最佩服两个人。”

  “哦?谁?”

  “一个是T皇陛下,他让我们帝国走向了繁荣富强的生活,让我们帝国免费西方列强的迫害。”

  “嗯,说的不错,T皇陛下确实是万岁!”

  “那还有另外一个人呢?”

  “就是您啊!将军阁下!”

  “我?”

  “对啊!”

  “为什么?”

  “将军您不知道,我们这些低层的军官都是把您视为偶像,您不知道您当时带领区区两万人,把北方军整整三十万人!揍得满地找牙找不着北,而且创造了以几十人追着ZN人上千人打的记录,而且进入华北时,您的部队就以铁血的姿态,强行攻城拔寨,打的HX人闻风丧胆,甚至一度听闻您的名声,就吓的尿了,而且还不仅如此,还身先士卒,与战士们一同进攻。”

  “所以说您是我第二个最佩服的人,也是我的偶像!”

  白川敬太把仁寿夸得天花乱坠。

  “不信你问他们!”

  说着指了指身后的军官,身后的军官皆是狂点头。

  听到这一番夸奖,饶是以仁寿的心境都忍不住飘飘然,简单点来说,这谁能顶得住啊?!

  仁寿看着白川敬天的脸色愈发的顺眼了,道:“没想到我自己居然这么厉害。”仁寿摸着下巴,笑眯眯道。

  “将军那是您不知您在HX的威名,还有在我们这些部队的威名,你看看我们现在的联队就是在学习您部队的作战。”

  仁寿的脸色一板,内心却是喝过了蜂蜜一般,但脸色还是一板道:“敬太君你们这么学还是不够的,你们还需要多多努力,到时候你的成就不仅仅限于少将。”

  白川敬太的内心简直就是心花怒放,恨不得仁寿的脸上狂亲几口,但表面还是淡定道:“将军说的对!我们还需要多加学习学习!早日能跟上您的步伐,为帝国效力!”

  “哟西!敬太君的你的觉悟很不错!”

  此时的两人在商业互吹,殊不知身在前面副驾驶位上的谍2听得要吐了。

  “什么叫做舔狗?这就是!”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