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楚漠还在床上打坐,房门被敲响,紧接着阿娇的声音传来:“大少爷,柳诗诗小姐来了。”

  楚漠缓缓睁开双眼,淡淡出声:“她是否带有人参?”

  “人参?好像没有!”

  “不见!”

  “可……”

  一听屋里的楚漠如此干脆的闭门谢客,阿娇还想说什么,却又明显的底气不足,大少爷最近脾气不太好,动不动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阿娇对着楚漠的房门吐了吐舌头,只好转身下楼,对坐在沙发上的柳诗诗说道:“不好意思啊柳小姐,我们少爷身体不舒服……”

  柳诗诗静静地看着阿娇,阿娇被她盯着盯着就感觉有点不舒服,心里仿佛有种负罪感,同是女人,更是不忍心欺骗柳诗诗幼小的心灵。

  当即语气一变道:“柳小姐,我们少爷说,你要是没带人参来,他是不会见你的。”

  “……”柳诗诗渐渐皱起了眉头。

  “你别理他,最近他就这样,有时候真的挺气人的!”阿娇见状安慰道。

  不由得多看了柳诗诗几眼。

  话说,少爷动不动就换女朋友,换着换着,现在干脆把苏茵都休了,按理说柳诗诗这样的大美人,也是少爷的菜啊,可为什么少爷对她这么不客气?

  还有那个白冰也是,阿娇几乎没看到楚漠给过她们好脸色看!不都说征服这种冰山美人是很多男人梦寐以求的么,难道像柳诗诗这一款,少爷不感冒?

  柳诗诗闻言不禁朝楼上看去,如果眼神可以毁灭地球的话,楚漠的房间肯定瞬间就变成了废墟,她特意从家里赶过来,虽然没带来楚漠需要的人参,但也是为了人参的事而来,可这混蛋连见都不出来见她!

  “没事,我找他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柳诗诗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尴尬,但提到楚漠的时候,却掩饰不住眼中怒火。

  “柳小姐喝茶!”阿娇笑说道。

  “不用了。”

  柳诗诗站了起来,看了楼上一眼,就对阿娇笑说道:“阿娇姑娘,麻烦替我转告你家少爷,他需要的人参,我们全力在找,目前找到了几根百年老参,看他需不需要,需要的话,我们就给他送过来。”

  “好的!”

  阿娇点了点头,将柳诗诗送到门口,待她启动车子,转身就要上楼去告诉楚漠,却不料楚漠不知何时起来,站在楼上静静地的看着她。

  “少爷……”

  阿娇还没来得及多说,楚漠打断道:“阿娇,以后像柳诗诗那样的客人,你不用细心招待,给她泡杯茶,她也不会喝,那岂不是浪费了。”

  “额……”

  阿娇顿时满脸悻悻,张开小嘴,感到无言以对,少爷就是少爷,她这个当丫鬟的,人微言轻,只能点头说道:“刚才柳小姐说……”

  楚漠看了阿娇一眼,自顾走向洗手间,一边往脸上抹洗面奶,一边说道:“刚才你们的对话,我已经听到了,转告柳诗诗,百年老参,我只要野生的,有的话,就尽快给我弄来,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阿娇再次张大了嘴巴。

  她现在对这个少爷是真感到没脾气了,明明他自己刚才听到柳诗诗的话了,只要从房间里出来,就可以跟柳诗诗把话说清楚,可他偏偏要等柳诗诗走了以后说这话,这不是存心让她这个丫鬟忙吗!

  “大小姐什么时候走的?”楚漠随口问道。

  “今天比往常都要早。”

  “哦!”

  楚漠搞出来的那套护肤化妆品,这个事房嫙清已经打电话跟楚家那边说了,这两天公司已经生产了出来。楚家今天会派人来证实这个事。

  如果楚家派来的人觉得楚漠搞出来的这东西不错,等他们回去以后开个会,或者在电话里上报,那今后海北这边的公司,也就可以生产那东西进行销售了。

  此外,他们自然也会将这个成果归于楚家。至于功劳,到时候会算在房嫙清的头上。

  这是楚漠愿意看到的。

  洗漱完了之后,楚漠就开始吃早餐。

  站在桌子看着楚漠吃对面的阿娇忽然开口道:“少爷,下个星期你就要去中州上学了,大小姐说,这次无论如何也要让我跟你去,需要准备哪些东西?”

  “呃……”

  楚漠吃早餐的动作微微一顿,如果房嫙清真这样跟阿娇说的,那这次让阿娇留下来保护房嫙清,应该是不太可能了,只有派阿娇盯着他,房嫙清才会放心。

   不过楚漠觉得自己还是应该争取一下,当即说道:“阿娇啊,大小姐让你跟我去中州,只是说说而已。”

  “为什么?”阿娇不解,更是有些不满,这些年下来,以前楚漠去哪都是她跟着,如今好久都没跟楚漠出去玩了,一直待在别墅里,她都会快憋出病来了。

  “你想想看啊,大小姐早就告诉我,让我到了中州以后,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而少爷我呢!这次去中州,从此就会夹着尾巴做人,如果让我那些同学知道,我上学还带个保姆,你让他们怎么看我?”

  楚漠这话,阿娇听着也觉得有道理,如果楚漠决心低调,带上她去读书,想低调都难,可既然大小姐已经说了,那这次无论如何都得去。

  当即不满的说道:“我不管,反正大小姐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你要是不想让我跟你去,那你自己跟大小姐说去!可你要是不让我跟着,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大小姐已经说了,不派我去,就让徐伯去。”

  “额……”

  楚漠听得出来,房嫙清已经做了决定了。

  当即不再纠结,笑着对阿娇说道:“既然你执意要跟我去,那也行,不过,到时候你不能跟我一起去,你先去中州等我!”

  “为什么呀?”阿娇不解道。

  “你哪来那么多问题?还想不想让我吃早餐了?”楚漠不满道。

  “哦…”阿娇有点委屈。

  “刚才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少爷我以后要低调,很低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