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洁还是没有将楚漠返回岐县,联系她的事,透露给岐县警方。

  她不忍心。

  还有就是她根本不信,楚漠就是阳柳巷命案的凶手。

  等她把自己的位置,给楚漠发过去以后,她的心就紧张,期待,担心,不安起来。

  总的来说,这短短的几分钟,对她而言变得极其漫长。

  此时詹洁站在厨房,手里拿着一把锅铲,心不在焉的炒着菜。

  她的眼睛盯着墙壁,谁也不知道她此刻究竟在想什么。

  “叮~”

  门铃突然响起了起来。

  嘶~~

  詹洁被声音拉回了思绪,猛地投去视线,心里一惊。

  她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内心的种种情绪,朝门走了过去。

  脸上堆起微笑。

  然而当她做好各种心理准备,把门打开的瞬间,看到的却是……

  不是楚漠!

  是送水的!

  这让詹洁愣在了那里。

  “是您订的水吧?”

  “哦,是是……”

  詹洁赶紧回过神来,让送水的进屋,然后从包里找了8块钱出来,递给了送水的大哥:“谢谢啊!”

  关上门。

  詹洁靠在门后面,嘟嘴长松了一口气,摇摇头,苦笑着就要重新回到厨房。

  她刚迈出步子,门铃再次响了起来。

  “叮~~”

  这次詹洁想都没想,就把门打开了,也就是这瞬间,她再次愣在了那里。

  站在门外的是一个少年,笔挺的站在那里,他英俊的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

  “楚漠?!”詹洁有点不敢相信,饶是这个男孩,早就已经在她的心中,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

  “你不打算让我进去吗?”楚漠笑了笑。

  “哦哦,那个,快请进,家里有点乱,你……”

  詹洁语无伦次将楚漠迎了进来,关上门以后,发现楚漠自顾打量着客厅,而且视线停留在沙发上,一个“面包”上。

  顿时,就见詹洁那半张天使脸上升起了一抹红晕,懊恼的不行,都怪她平时太忙了,回到家什么东西都乱扔。

  她赶紧走过去,不动声色的将那个“面包”拿在手里,双手背在身后,尴尬的看着楚漠。

  而楚漠自然也看出了詹洁的局促,适时移开了目光,皱了皱鼻子道:“什么味道?”

  “啊?!”

  詹洁这才想起菜还在锅里,惊叫一声,赶紧朝厨房跑去……

  十分钟后。

  楚漠坐在沙发上。

  索然无味的玩着手机。

  “饭做好了,一起吃吧!”

  “好!”

  楚漠并不饿,但他要是不上桌,只会让詹洁更尴尬。

  从小区外存在警方的眼线,就不难看出,詹洁也已经知道,楚漠是阳柳巷凶杀案的凶手了。

  “我做的菜……”詹洁有点紧张道,虽说桌上的三菜一汤,看上去卖相还不错。

  “嗯,好吃!”

  见楚漠点点头,吃的那么香,詹洁心里是真开心,她自己的厨艺怎么样,她很清楚,有时候连她自己,都嫌弃自己炒的菜。

  就在詹洁还在得意的时候,只见楚漠突然抬起头来,笑着说道:“你要是告诉警察,我在你这里,你将会获得十万元奖励!”

  詹洁一愣。

  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楚漠竟然知道,她知道他是凶手。

  顿时慌道:“楚漠你千万别误会,我没有出卖你,我……”

  只见楚漠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而且透着一抹玩味,他自然知道,詹洁并没有出卖他。

  她要是那么做了,那些警察早就应该来这抓他了。

  而詹洁看着楚漠脸上不怀好意的笑,自然也意识到,楚漠说这话,是在跟她开玩笑。

  “你竟然捉弄我,你……”

  詹洁虽然松了一口气,但也装作很生气的板起脸来,既然楚漠知道自己的处境,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心情开玩笑?

  “你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楚漠问道。

  詹洁的转过脸来。

  她好奇看着楚漠。

  而后点了点头。

  平静的问道:“阳柳巷那些人,真是你杀的吗?”内心紧张。

  “那些人都是杀手,他们想要我的命,如果他们不死在那里,死在那的就是我!”

  说这话的时候,詹洁能够真切的感受到,楚漠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以及他内心里的孤独。

  这让詹洁的心不禁一疼。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很想抓住楚漠的手,以这样的方式,告诉他,他并不是一个人。

  然而她并没有这么做,她深知自己的相貌,配不上他。

  她连一个灰姑娘都不是。

  而楚漠用这样的方式,回答了詹洁这个问题,也比直接告诉她,事情就是他干的好得多。

  这个答案,是她可以接受的。

  “楚漠,吃完饭你就赶紧走吧,离开岐山,走得越远越好!”

  詹洁说道:“他们到处抓你,就连小区外都有他们的人,恐怕你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被盯上了!”

  走?

  这可不比修真界,只要自己够牛逼,杀了人有恃无恐,如果这件事情不处理好了,只怕以后会有数不尽的麻烦找上门。

  “放心吧,没人知道我在你这,就算知道了,也没人能把我怎么样,我要把事情调查清楚,看看是谁派了那些杀手来暗杀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在诬陷我,说我是阳柳巷凶杀案的真凶!”

  、更新"K最快。上.酷匠@网¤o0

  “诬陷你?”

  前半句,詹洁听得懂,可楚漠的后半句,直接把她整懵了。

  你都亲口承认了,这怎么还能叫做是诬陷呢?

  “呃……”

  楚漠解释道:“你可能不知道,压根就没人知道,那就是我干的!”

  “这……”

  詹洁不知道楚漠哪来的自信,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选择相信楚漠,他,是被诬陷的!

  “你还记得那些我们在岐山脚下,都遇到了哪些人吗?”

  “有几个大汉,还有两个年轻人!”

  “那几个大汉,是偷猎者……”

  “这个我知道,他们已经被警察抓起来了,那些狼……”

  想起那些狼的尸体,詹洁下意识看向楚漠,后者点点头:“那些狼是我打死的!”

  “那两个年轻人是便衣,你想想看,要是他们有足够的证据,何必要等到现在才通缉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