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撂下电话,方姐便问我打听出来了吗,吕书记有啥喜好,我说崔姐说吕书记喜好书法。

  “书法?这事难办了,咱们也没有这方面的收藏啊,而且咱们县城也没有个书法名人,即便是有咱们也不能拿民间的书法送领导啊。”方姐犯难道。

  “是啊,我也琢磨该怎么办呢,实在不行我就买点别的东西吧,反正不能空手去。”

  “也成,东西别太贵,但一定要显得你有心,对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去见那个老头?我让寒九留意他了,这两天天天在街上晃悠,没事就给人看手相。”

  我这刚说一会儿去会会他时,好吗手里的电话又响了,依然是老会计打过来的,说乡里打电话催了,让我去开会。

  虽然在发生李常亮事件后,我有些不待见荆乡长吧,可人家毕竟是官啊,老话不说了吗,县官不如现管啊,这人咱不能得罪啊,挂断电话后我跟方姐打了个招呼便开车直奔城关镇去了。

  酷◇;匠*网W首:发0,

  路上的时候我就挨个给上午给我打电话,我没有接着的几个人回了过去,谭笑笑给我打电话是通知我上电视的事,邢老则是在电视上看见了我,对我表示祝贺,至于老董吗,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不过却告诉我他回来了,东西也收集齐了,随时能准备破土动工了。

  挨个打完电话之后,我也到了城关镇,因为晚上还有事,我呢就没敢惊动三姐,而是直接把车开进了乡办公大院。

  可当我找到办公室跟工作人员说乡长让我来开会时,对方却告诉我说你得等等了,乡长有事出去了。

  娘的个巴子的,打电话跟催命似的让我来开会,我到了他却出去了,这叫什么事吗?

  “也许哪里又发生了突发事件吧,等等就等等。”我心里安慰了自己一声之后谢绝了办公室人的茶水回车上等着去了。

  好吗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眼见已经下午快四点了,也不见乡长的踪迹,我就有些着急外加不耐烦了,这倒不是我现在脾气大了,而是我晚上还得去拜访书记呢啊,还没有买东西呢啊,我可不想因为一直等他耽误了我自己的大事。

  我呢又返回办公室,问工作人员乡长下午还回不回来,办公室人呢说不太清楚,还让我给乡长打电话,我他娘的哪有他电话啊,我就让她打,她倒还挺实在,给我打了。

  “乡长说在外面办事呢,很快就回来。”那名办事员挂断电话之后眼神有些躲闪的说道。

  我疑惑的嗯了一声之后,就准备回车里继续等,哪知刚走到车前,一辆车开进了院子,而后王书记就从车里下来了,见是我之后就笑着问我,你小子怎么跑乡里来了,我说荆乡长让我来开会,可这都等了一下午了也没有见着他人。

  “荆乡长不在?不对啊,今天是他值班啊?”王书记说着望了二楼的某个房门一眼。

  王书记这么一说一看我明白了,有人这是借口让我来开会之名想给我来个下马威啊。

  事情也如我猜测一般,荆乡长根本就没有出去,一直都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呢,此刻正站在屋里看我和王书记聊天呢。

  “也许是我记错了吧,王书记,您先忙,我还有事先回去了啊。”我当即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

  “小杨同志,我正好有事想和你聊聊呢。”见我要走,王书记喊住了我。

  “领导,您有什么吩咐?”

  “吩咐谈不上,我见吕书记喊倪教授老师,你觉得他们关系如何啊?”王书记打听道。

  “关系还行吧,我看吕书记对倪老挺尊敬的。”我如实道。

  “这样啊,小杨啊,昨天我们回来开了一个碰头会,针对某些同志欺瞒领导的事呢也研究出了一个处理方案,决定罢免李常亮同志支书,村长职务,记党内警告一次,现在龙泉村的党支部班子空出来了,你愿不愿意扛起这个担子啊?”

  “我?不行不行,领导,我这人您让我干活行,当干部这事我可干不了。”

  “学习吗,你还这么年轻,只要你肯学习,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领导您就别难为我了的,我对当干部真的没有兴趣。”

  “哦,真的吗?”

  “天地良心,村里的干部不好干啊,而且龙泉村又都是一帮女人当家,闹不好这帮女人能把人吃喽,我可不想把自己绑在村里,天天跟她们周旋。”

  “也是,你对龙泉村了解,你觉得谁当这个干部合适?”

  “我觉得,咳,领导能说实话吗?”

  “当然。”

  “李富丽同志是党员,当支书我觉得比较合适,又是女同志和村里人也好交流,村长吗,大志同志干了不短时间的副村长了,我觉得他应该能胜任,至于李常亮吗,他也认识道自己的错误了,能不能别给他记党内警告啊,咱们完全可以给他个机会以观后效。”

  “你的提议我们会慎重考虑的。”王书记眉头一皱说道。

  见他皱眉,我心里当即咯噔一声,意识到刚才的话十有八九说的有些出格了,可话已经说出去了,现在也收不回来了,好在我反应快,当即就补充了一句。

  “王书记,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扰您啦,今天晚上还得去拜见领导呢。”说着我上了车,然后出了政府大院,直奔县城而去。

  看着我的车朝着县城开去,王书记眉头皱的更深了,嘟囔道:拜见领导,县城方向?难不成这小子要去巴结吕书记?

  政府大楼二楼,见我居然开车离开之后,站在窗户前的荆乡长脸色一下就黑了下来。

  原本他是想着今天晾我几个小时杀杀我的锐气,可他却没有想到我没有在办公室里等着,而是坐在了车里等着,我在车里,他自然不能从楼里出来不是,不然他的谎话岂不是不攻自破。

  一个乡级领导怎么可能在一个平民老百姓面前丢面子呢,所以他便一直在等机会。

  然而他却没有想到我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直接掉头走了,而更让他有些生气的是,我居然和王书记聊了几分钟,虽然不知道聊了什么吗,可他隐隐觉得自己今天这步棋走的有点欠考虑。

  “他一个平民老百姓晾就晾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