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磕巴派的汽车还没到,反而有一个人脸色苍白的来到了酒店。

  看到坐在那里说笑的王超跟沈若涵,此人匆忙走了过来,姿态摆的很低的说道:“王先生你好。

  若涵啊,还生叔叔的气呢?”

  来着不是别人,正是昨天被王超当面打了脸的光头王,想不到今天会这么低三下四的出现在这里。

  听到光头王的声音,王超连头都没抬,自顾自的坐在那里喝着自己的白开水。

  而一直带着笑容的沈若涵,也收敛起了笑容,冷冰冰的说道:“王老板,有什么事吗?”

  光头王昨天回去之后,越想越后悔,当初怎么就鬼迷了心窍,放弃十几年的老关系,跟那些人合作呢?

  别人这么做是因为跟金玉阁没有合作,自己怎么傻傻的就一头钻了进去呢?

  无比后悔的更贴切,回去之后思虑再三,还是往沈家打了个电话。

  跟沈家合作了这么多年,光头王在沈家也有那么几个不错的朋友。

  可开始的时候,对方还跟他说说笑笑,等知道了前因后果,立马骂了他一顿。

  后来,在光头王保证给对方一个不菲的回扣后,对方答应帮他活动活动。

  可是,后半夜对方打来一个电话,骂了他一顿,然后告诉他以后不要在联系了。

  直到这位时候,光头王才彻底傻眼了,急忙通过别的关系,打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很快,蜀都解石的消息传了过来,让光头王直接目瞪口呆的呆坐在了那里。

  而等到今天早上,更是传出了王超拥有金玉阁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可以当金玉阁一半家的时候,光头王就再也坐不住了。

  上门低头道歉,是他唯一的选择。

  光头王听到沈若涵阻人千里之外的称呼,心说:自己这是何苦呢?

  可事到如今,他只能咽下自己的苦涩,陪着笑脸说道:“若涵,昨天的事情是叔叔的不对,叔叔被鬼迷了心窍。

  你看在咱们十几年关系的份上,原谅叔叔一回。

  这样,金玉阁不是需要毛料吗?

  我仓库里所有的毛料你都可以选,无论别人是什么价格,我都比他们低一成。”

  说出这句话,光头王心里几乎要吐血了。

  低一成,那是多大的利益?

  交易额一亿的话,就要少一千万!

  可以说,这笔买卖,光头王就算赚也不会赚多少,可他没有办法,这些毛料不处理,万一翡翠公盘结束了,那些游资撤了,不遵守诺言,他就彻底完蛋了。

  不说别的,光是那几亿贷款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了,更不用说他手里的毛料,还有一些来路根本就不那么正,是替别人来卖的。

  真要出事儿了,光头王可明白,那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

  人家之所以将毛料交给他,就是因为他有销售渠道,如果让那些人知道这些货砸在手里了,那他才叫真的完了呢!

  听到低一成的价格,沈若涵立刻怦然心动了起来,不过,她也没敢马上答应下来,而是看向了王超,说道:“王超,你的看法呢?”

  王超弹了弹烟灰,淡淡的说道:“昨天我的人没有管住嘴,说了一些话,可话糙理不糙,既然话已出口,那同样要说到做到。

  所以,金玉阁是不会跟你做一分钱生意的。”

  光头王的脸一红,险些气的吐血。

  看着王超那平静到了极点的表情,光头王恨不得破口大骂,可他不敢,只好央求的看着沈若涵,说道:“贤侄女!”

  听到王超这么说,沈若涵跟着摇摇头,说道:“不好意思,王老板,王先生的意思就是我们金玉阁的意思。

  看来,我们双方之间的合作关系,只能到此为止了。”

  光头王眼前一黑,完了,自己真的要走上绝路了吗?

  光头王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已经没有了机会。

  远远的,杜磕巴走了进来,离着老远就伸出手来,热情的招呼道:“王,王先生,车,车备好了,咱们出发吧?”

  王超将烟掐灭,站了起来,沈若涵则是静静的跟在王超的身后。

  亲眼目睹王超跟沈若涵被杜磕巴接走,站在大厅里的光头王,脸越来越白。

  杜磕巴带来的车是一辆加长的林肯,由此可以看出,这些翡翠商人这些年究竟赚了多少钱。

  上车之后,杜磕巴手脚麻利的启了一瓶红酒,给王超跟沈若涵各自倒了一杯,磕磕巴巴的说道:“王,王先生,这是我从法国买回来的,说,说是什么酒王,您请品尝。”

  王超笑着说道:“杜老板,酒我不懂,再好的酒给我喝那也是浪费了。”

  听到王超这么平易近人的说话,杜磕巴也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不,不不怕王先生笑话,我,我我也不懂这个。

  可,可,可都说红酒怎么怎么好,好像不懂红酒就不是上,上流社会的人,我只好猪鼻子插大葱,装,装,装象了。”

  有了良好的开端,接下来的气氛就轻松了许多,看着面带微笑的王超,杜磕巴暗自感叹了起来。

  开始的时候,杜磕巴还在担心王超年轻气盛,不好接触。

  毕竟,这种有本事的年轻人,眼光高点是很正常的,就好像黄家死去的那个黄炎军,在找他合作的时候,说是合作,可话里话外全都带着命令式的语气。

  要不是考虑到利益大,杜磕巴当时是真懒得理会黄炎军。

  一个毛头小子,人不大,口气倒是不小!

  谁知道,好死不死的黄炎军死了,现在黄家跟雷家打成了一团,已经顾不上别的了。

  而光头王出人意料的选择,让他看到了另外的可能。

  再加上昨晚跟今早的消息,更加让杜磕巴确定了自己的选择。

  到了杜磕巴的仓库,即使王超见多识广,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个仓库太大了,里面的翡翠毛料,不是以千计,而是要以万计。

  看到王超吃惊的表情,杜磕巴得意的笑了起来,说道:“王先生,我这些货够了吧?

  不,不瞒你说,今年的形势太好了,我,我是用尽了心思才弄来了这些毛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