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海被断双腿已经让众人头皮发麻,倒吸一口凉气,他们从没见过这种画面,所以感到可怕。

  不过众人不清楚黄少海身份,没有太大的震惊,但是钟国龙不一样,那是天丰市第一集团,腾龙国际总裁。

  钟国龙身份显赫,是天丰市商界之中最耀眼的存在,众多人见上一面之后,都得客气的称呼一声钟先生,或者钟总裁,然而他们眼前的青年,着实可怕。

  行云流水的攻击废掉钟国龙一条手臂不说,同时将钟国龙踢飞出去,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不敢想象这一幕是真的。

  身份显赫的钟国龙被一脚踢飞出去,这话说出来谁信啊!

  所以,哪怕亲眼所见,众人都是无法接受钟国龙被踢飞。

  他们尊敬,对其客气的钟国龙,最终在对方的吊打下,可怜不已,惨不忍睹。

  众人被叶尘的狠辣折服,叶尘出手如此残忍,必定不简单,连他们见上一面都得客气的钟国龙,就像条丧家犬般躺地上,如果说叶尘普通人,他们绝不相信。

  众人当中,有人想给钟国龙打电话叫救护车,但是叶尘太可怕,不少心生叫救护车念头的人望而却步,不敢乱来。

  帮钟国龙叫救护车不是闹着玩,拨打电话时,被认为站在钟国龙这边与叶尘叫板的话,到时候他们的下场,可能与钟国龙一样。

  为了避免受到钟国龙相同的伤害,还是静观其变的好!

  叶尘不知道众人怎么想,更不会去猜测,来到钟国龙面前蹲下,故意叫嚣钟国龙。

  别人对其尊敬有加,不代表叶尘也一样,对于敌人,完全没必要给他面子。

  轻轻拍钟国龙那张难看到了极点的脸,叶尘嘴角上扬,残忍一笑,“钟国龙,名字倒是霸气,不过可惜,废人一个,完全对不起这名字。”

  在叶尘眼中,钟国龙的确废物,配不上这么霸气的名字。

  一条手臂被叶尘废掉,钟国龙脸色不仅难看,显得很痛苦,面对叶尘的话,钟国龙很想反驳,但是他不知道如何开口,也不敢开口。

  叶尘实力的强大,钟国龙亲自体会到,不服输叫嚣的话,叶尘会不会再次动手,他钟国龙不清楚。

  总之,这时候沉默不语,任由叶尘羞辱瞧不起是正确的选择,只要什么都不做,便不会受到二次伤害。

  钟国龙不反驳,沉默不语,叶尘很无趣,跟一个敢怒不敢言的废物浪费唇舌,并不明智之举,有那时间,不如回去陪老婆,或者陪小烟烟。

  “钟国龙,希望下次,你能给我不一样的惊喜...”

  叶尘撂下这话,便站起来,朝着赵烟月走去。

  赵烟月让他到这里来的目的,他一头雾水,再者赵烟月不清楚明轩曾是他同学,如果因为明轩的缘故让他过来,有些说不过去。

  到底是不是这样,叶尘只有问了赵烟月才知道。

  赵烟月一阵苦笑,叶尘废掉黄少海就罢了,连钟国龙也动,要是上面的人知道投标大会的成员被对付,一定派人下来找叶尘麻烦,赵烟月希望上面不知道这事情。

  赵烟月轻叹一口气,不是她让叶尘过来,叶尘怎会被黄少海招惹,怎会被钟国龙找麻烦,这都是她的错,“我发现,叫你过来,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也幸亏叶尘没受伤,要是叶尘受伤,她绝不让钟国龙好过。

  “不来都来了,难道还能时光倒流,当我没来过?”叶尘无所谓的耸耸肩,会所里面,他是名人,继续待下去必定带来麻烦,“我老同学好不容易来一趟,别站着了,我做东请大家吃饭。”

  “况且有话要说,就在饭局上说清楚吧。”

  叶尘望向明轩,等待明轩回复。

  强人所难的事情,叶尘从来不做,明轩实在不愿意答应,叶尘不会勉强,反正话已至此,明轩不答应的话,那就陪赵烟月二人世界。

  有人请吃饭,不吃白不吃,只有傻瓜才不愿意!

  明轩多年没见叶尘,想了解当年叶尘到底去了哪里,难得这么个好机会不应该被浪费,况且这次过后,不知道何时有机会再见叶尘,所以这机会必须抓紧。

  轻笑着点头过后,明轩爽快的答应,“老同学请吃饭,我不去话,就显得我明轩不给面子。”

  明轩打趣叶尘,“叶王子,打算上哪吃?”

  “到了你就知道,走吧。”

  叶尘决定的地方,不是望月楼,虽然想过去望月楼,但是赵家赵云山二爷身处望月楼,去了以后,避免不了见面,如果不见,赵烟月肯定胡思乱想,以为自己不待见她二爷。

  叶尘有自己的计划,此时不是见赵二爷的好时机,见上以后,可能给计划带来影响,等机会来临,见面之后,叶尘必定亲自向赵二爷赔罪。

  回去更衣室换上衣服以后,赵烟月明轩两人随叶尘离开会所,虽说会所同样有吃饭的地方,但是叶尘闹出的动静太大,不方便留下来。

  加上叶尘对日光会所没有好感,哪怕请,也不见得叶尘愿意留下吃饭。

  因为赵烟月有车的缘故,叶尘独自驾车,而明轩坐赵烟月的车。

  明轩倒是想坐叶尘的车,为了避免赵烟月胡乱猜测,以为他坐向叶尘的车,可能会问乔雨欣的事,与其被误会,不如坐赵烟月的车。

  与此同时,周彩凤知道赵烟月,明轩,叶尘三人离开以后,不知为什么,有种松口气的感觉。

  没有见上叶尘之前,周彩凤认为,叶尘可能是仗着身份叫嚣的纨绔子弟。

  见上叶尘之后,周彩凤并不那样认为,叶尘不是纨绔子弟可以比拟,叶尘绝不简单,而且那可怕程度,绝对是见过的所有人之中,在顶尖之列。

  给眼前的老人倒上一杯茶,周彩凤轻叹一声,“从来没试过这么丢面子!以前任何人见上自己,都得客气称呼一声彩凤姐,到了那个叶尘眼中,我什么都不是。”

  刚开始被叶尘瞧不起,周彩凤心里很不舒服,不过知道叶尘很不简单之后,心里的不舒服,消失了不少。

  老人喝上一口茶,轻笑一声道:“那小子没让你丢脸丢到家,已经算是你的福气,你就莫要说不爽,或者找场子了,你不是那小子对手,搞不好,他可能会弄死你。”

  老人没有开玩笑,周彩凤太过蹬鼻子上脸,势要叶尘给解释的话,叶尘绝对下死手,解决周彩凤。

  毕竟叶尘眼中的敌人,没有男人女人之分,更不会因为敌人是老弱妇孺,便对敌人仁慈,这种事情,叶尘做不出来。

  !:看wY正X.版\+章X节xk上$酷L/匠*网x0@

  周彩凤一阵疑惑,听老爷子的语气,怎么好像认识这叶尘似的,难道老爷子知道叶尘是谁,有什么身份?

  想到这里,周彩凤认真严肃的追问老人,“风老,听你刚才的话,你好像很了解叶尘,你早已经调查他是谁,还是说你一直知道他是谁?”

  被称为风老的老人呵呵一笑,不急不慢的道:“我从小看他长大,你觉得我认不认识,了不了解他?”

  “叶尘这小子就是我让你派人一直保护的马小玲那丈夫。”

  很显然,风老不是别人,而是景轩寒当初安排在天丰市私底下保护马小玲的风无痕,而日光会所却与景轩寒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可以这么说,望月楼代表天罚组织在天丰市的驻扎点,那么日光会所便代表景轩寒势力的驻扎点。

  因为周彩凤是景轩寒的人,那么便不难解释,周彩凤为何如此有身份,哪怕钟国龙等人见上面,也得称呼一声彩凤姐。

  并非所有人知道周彩凤背后的人是谁,正因为不知道周彩凤身后的人是谁,才给人一种神秘感,让人猜测,周彩凤身后的人不简单。

  如此一来,这神秘感,同样把周彩凤的身份提高一个档次,让人浮想联翩。

  “风老,马小姐怎会找这么个人当丈夫?”周彩凤满头疑惑,马小玲怎么找这么个可怕的人当丈夫,难道马家知道马小玲有危险,特意找这么个强大可怕的叶尘,当马小玲老公?

  马小玲为何嫁给叶尘这事,风无痕不想多多嘴,说出不该说的话,“有些事,我这老家伙不方便说,你就别问我了。”

  风无痕说话到这份上,周彩凤自然不会追问,作为一个聪明人,当对方不愿意多说的时候,不要追问为什么,哪怕心存疑惑,也得按捺下来,将疑惑放心中。

  既然有资格当上日光会所老板娘,可见周彩凤不简单。

  要是简单的话,周彩凤怎么坐上现在的位置?

  风无痕喝上口茶,不轻不重的追问,“找你救场那钟国龙,有没有说,让你出手拯救的人是谁。”

  “听说是东洲的人...”周彩凤揉着脑袋沉思,回忆钟国龙说过的名字,想起来以后,轻声说道:“好像叫黄少海,是什么黄家的少爷。”

  “能够让钟国龙如此着急,这黄少海必定不简单。”风无痕沉吟道,他不是东洲人,对东洲不了解,不太清楚黄少海到底什么身份,“黄少海说到底还是在会所受的伤。”

  “这样吧!彩凤你去医院探望钟国龙的同时,顺便打听黄少海是谁。”

  不是担心黄少海报复,风无痕不过未雨绸缪罢了。

  周彩凤点头过后,离开了房间,钟国龙刚被送去医院,这时候去医院探望,足以显得她有心。

  直到周彩凤离开,风无痕微微叹息,叶尘小子,你不要让景天失望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