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时,华飞一惊,被秦川的这股淡然还有从容给彻底吓住,心底升起了一些心绪,毕竟,秦川刚战刀宗宗主,棍杀灰袍老者余威尚在,让人不得不忌惮。

  “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没什么可怕的!”一旁,九华宗宗主开口,声音淡然。

  他不认为秦川能这么快就恢复,雷劫液虽然不错他也使用过知道药效,疗伤是比神药还好,可如此短暂根本没可能恢复。

  得到九华宗宗主的肯首,华飞的底气也强了不少。

  一步踏出,走入擂台,声音傲骄道:“想送死,那小爷就成全你!”话语狂妄,自身却无比的谨慎,眼眸更在警惕的盯着秦川,如一个即将炸毛的刺猬。

  秦川却连撇他一眼都没有,趁着这个功夫在不断的疗伤,恢复己身。

  如此,僵持了大约有三十息。

  让四周无数圣人看的都是一脸尴尬,。这究竟是上,还是不上?口头上狂言不断,嚣张而强势,真动气手了,却是畏畏缩缩,奇怂无比。

  感受各种异样的目光,华飞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怂,干咳一声理直气壮道:“我这是让他多活两秒,准备好受死了吗?”

  秦川抬起了垂着的眼眸,眸光波澜无波,不过是轻轻扫了他一眼。

  “轰!”

  顿时,他整个人都要炸开了,汗毛齐齐倒竖,身体一退就是数十里,如此一幕,更是引发了不少人的哄笑,特别是书院,道门,传承圣地之人,无不是轰然大笑。

  “啧啧,厉害,厉害!”

  “啧啧,佩服,佩服!”

  哄笑,嘲弄之音让华飞的脸色一片涨红,格外的难堪,心底更是受到了奇耻大辱,目光内满是恼火有羞怒,气愤的不能自己。

  而秦川则在此时,平淡的问了一句:“准备好受死了吗?”

  “哼,我看受死的是你!”他怒道。

  秦川也不多说,微微颔首,抬手随意一指,点了过去,食指骤然爆发了一道刺目的光芒,绚烂的如白色的长虹,迅疾的闪电,一闪而过。

  “这是……!”华飞的瞳孔在遽然一缩,眸子内充满了骇然与震惊,看着秦川的时候心底掀起了惊涛骇浪,这一指,好似是疯圣人一指。

  在骇然中,指印没入了他的眉心。

  “扑哧!”

  一簇血雾从他的眉心绽放,喷薄,溅射,带着白色的脑浆,穿透后脑勺而过,瞳孔更在逐渐的黯淡,眼中的神采逐渐消失,身体也在缓缓僵硬。

  他死了,是如此的干脆,也是如此的利落,弹指斩杀。

  正如昔日秦川所言,同境在我手中不过是蝼蚁,弹指可灭,覆手可毁。

  同样寂静的则是无数的圣人。

  秦川的虚弱众所周知,那华飞哪怕再弱也是圣人八重天的强者,却连一根手指都无法接下,如此震撼的一幕,怎能不让他们心惊。

  一个个抬头再看向秦川时,带着震撼,喃喃道:“这也太强了吧!”

  姬空则疑惑的问出了一个问题:“刚刚,华飞为什么不抵挡?”

  “他挡了。”姬家有强者说道:“秦川动用的是疯圣人的指法,算是半个无敌法,让华飞脑海出现了一刹那的紊乱与错觉,疑似看到了疯圣人,不过他在万分之一息惊醒过来,匆忙动用了一门神通阻拦!然而,却显得有些无力,被洞穿而过,直至斩杀!”

  “不是秦川太强,而是华飞太大意了!秦川蓄势如此之久,唯有这一击,要是抗住则胜了,可惜,他没有抗住,则死!”

  一旁的帝族强者也颔首道:“不错,若是他一上擂台就对秦川动手,怕落败的就是秦川,纵然不济也不会落个身殒的下场!”

  九华宗的强者也是脸色难堪,不仅不觉得华飞的死是为宗门而死,反而有一股屈辱的感觉。不同于灰袍老者他这完全是送死,还是涨敌方的士气。

  杀了聒噪不休的华飞之后,秦川立即闭上眼眸恢复伤势。

  四周则陷入了噤若寒蝉中,一个个对视一眼,都是面面相觑,心底也在肺腑这秦川也未免太过妖孽了吧,竟然这般强。

  道无涯轻轻一叹,道:“同境无敌,过真是同境无敌啊!”

  弹指杀同境,如此实力已经到了让人望而生畏的地步。

  “骚扰他!”九华宗宗主冷着脸道,要是再给秦川一会的喘息功夫,接下来他必然能蓄势,再杀一位圣人八重天的强者。

  “嗡!”

  秦川睁眼一道眸光平淡而漠视的扫下,眼光停留在一位位圣人的身上,那些嘴唇蠕动的人,立即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九华宗宗主眉头微蹙,这不是他想看到的,而秦川的余威却是太盛,强到这些人连对视都不敢。

  “秦川,可敢一战!”

  一位英姿飒爽的女性强者,高声喝道,她的眼睛里杀气没有那么多,反倒是战意不断的攀升,似极想见识见识秦川的真正战力。

  秦川将目光停留在了这位女性强者身上,看了她一眼轻轻颔首道:“可以!”

  “轰!”

  她登上了擂台,冰蓝色的战甲披在她的身上,而她的年纪看上去也不是很大,只有三十来岁,风韵犹存,一双眼睛更是明亮中透着犀利。

  “扑哧!”

  可秦川还是这般的干脆利落,直接一指点出,将她击杀。

  这女性强者连反抗都做不到,她本以为自己上台来面对这一击再不济也能躲闪,可真正到来的时候她骤然觉得这是多么的可悲,是如此的可笑。

  最lP新章G节?上m酷匠网0R-

  同境无敌,又岂非是说说这么简单?

  重伤的他,仍然是无敌。

  一道指印穿透了她的眉心,将她瞳孔中的神采逐渐消散,让她香消玉殒,就此殒落。

  “过关!”

  两个字淡漠而无情的落下,一道光芒笼罩秦川,将他排斥而出。

  秦川眼睛连看那女子第二眼都没有,她上台就是抱着杀心而来,虽然很浅淡,可要是有机会绝对会动杀手,所以两者之间没有所谓的手下留情。

  杀了她,秦川不存在什么愧疚之感。

  四大势力还有帝族的圣人都是脸色阴沉,眼睁睁的看着秦川晋级。反观书院,道门,传承圣地的人则是脸庞含笑,心情颇为愉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