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琴走下来后,她扩散的攻击四方的神唱之音,聚集的全力攻向石炎。

  石炎的压力剧增!

  嗖!

  嗖!

  嗖!

  石炎催发阴阳灵火入发出神唱之音的‘字体’中,形成距离攻击性的红色灵火串!

  为了对抗南宫琴,石炎这一次瞬间形成了五十道灵火串,其数量少于南宫琴的,但是其声势已经可以与南宫琴抗衡!

  “傲世兄,玄风,将幽天兵等人唤醒,带大家先朝前面走!”

  石炎对抗南宫琴之时,大喊道。

  神唱之音的对抗,让南宫琴的神唱之音攻击,不会向石炎后方继续波及。

  姜婵,玄风立即行动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南宫琴忽然停步,向石炎发问。

  石炎冷声回应:“石炎。”

  南宫琴又问:“我真叫南宫琴吗?”

  石炎:“我不知道。”

  南宫琴身边的紫色神唱之音形成的灵火串,在一点点消失,她美目眨动,问道:“我们才是同族对不对?”

  “不是!”

  石炎摇头。

  南宫琴满脸灿烂的摇头:“你否定也没用,我虽然记忆不全了,可是我记得,只有我的族人,才能与我一样,发出这样的奇异声音!”

  微顿,南宫琴的美目中,流转着无尽柔情,她小孩般天真浪漫道:“你是不是与我一样,也头颅遭遇了伤势?所以你也忘记了一些事情,你说我们是不是才是这小矮子口中的道侣,而你是我的夫君呢?”

  石炎怔愣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用神唱之音与南宫琴对决,南宫琴居然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这一刻,不只是石炎怔愣。

  玄风的一双蜥蜴眼,都要瞪凹了,这一位失忆的神女,居然要自认是石炎的道侣,这特玛的,它好想要与石炎对换一下。

  姜婵在咬牙切齿,她快要气炸的在心中低吼:“失忆的女人,你不能仗着你失忆了,就乱认道侣与夫君!”

  这一刻,最为愤怒,最为慌张,最为愤怒,最为心里不平衡的人,是神子姬风!

  因为这神女南宫琴,是他认定的道侣,当年他苦追着,觉得快成功的。现在她失忆了,原本是他的机会。

  可是,他的机会却被石炎,这一个他亲身传授神唱之音的人,给抢了!

  “神啊,你为什么如此安排,我苦苦追求多年的未婚道侣,现在要做一个人类的道侣,这怎么能行?”

  神子姬风心如刀割,在心中已经歇斯底里的咆哮无数遍。

  石炎无心趁人之危的,做失忆神女的夫君,他非常严肃的说:“我们不认识,所以我不可能是你的道侣。”

  南宫琴莲步轻移,突然间横穿虚空,跨越距离,穿过石炎的神唱之音的灵火串,到了石炎的身前。

  她没有任何的杀意,也没有敌意,她站在石炎的身前,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注视着石炎,道:“不,你认识我,你的身上有我的气息,我不会感应错的!”

  石炎听到南宫琴的话,他感觉要糟糕。

  因为,他想到了玄风给他的一根头发!

  “玛德,不会是小爷抢的那一根头发吧?”

  玄风听到南宫琴的话后,忍不住嘀咕。

  它会去抢这一根头发,就是因为听姬风提及了,这一根头发属于南宫琴。

  陆玲珑听到玄风的话,又看了眼小矮人姬风,她忽然笑道:“我现在非常希望,我们抢到的那根头发,是属于女魔头的。这样,这小矮人的无耻算计,就全没用了。”

  玄风咧嘴,蜥蜴眼微眯,幸灾乐祸道:“要是真因为这一根头发,让失忆的女魔头,认定石炎老弟是她的道侣。姬风,这就是坑人不成,反而赔了夫人又折兵!”

  “琴儿,你听我说,石炎与我们不是一族的,他刚才能发出的声音,是我教的,而且他的身上,绝对不会有你的气息,你肯定感应错了!”

  神子姬风在摆脱,音波力量的镇压后,立即大吼道。

  石炎向后退,不想与南宫琴太过靠近,道:“他说的很不错,我的身上不会有你的东西。”

  南宫琴不让石炎退,石炎退她就进,在行进间她将虚空神目镜拿在手中,说道:“你手中的东西,与我的镜子是一体的,我感应到它在你的戒指里面!”

  说话间,南宫琴催发了虚空神目镜。

  酷N。匠yr网N正\☆版I首发$)0Nq

  嗡!

  虚空神目镜发出细细嗡鸣声,它上面的虚空纹侵袭了石炎的乾坤戒。

  石炎立即做出反应,要控制乾坤戒。

  然而,乾坤戒中,那一根玄风交给他的头发,竟旋转起来,直接冲了出来。

  这一刻,石炎才发现,这一根头发的下半段,那弯曲状的发丝上,竟存有虚空纹!

  咚!

  这一根头发冲出,直接刺入虚空神目镜的非常纤细的一个孔内。

  咔嚓!

  虚空神目镜被激活,它迅速开裂,从一个血色镜子,变化成为了一个巨大的笼子。

  这笼子如囚笼!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震愣!

  石炎的手中,竟真有这个女魔头的东西?

  刚清醒过来的老孔雀,洛心,怔愣当场。

  怎么会如此?

  石炎手中有神女的东西?莫非他是神族的人,而不是人族?

  “石炎,你个无耻之徒,你抢了琴儿留给我的头发,当时居然装作不知情,还让我们翻找山石寻找发丝!”

  神子姬风明白了真相般,他震怒咆哮,冲向石炎与南宫琴,悲声大喊:“琴儿,你别被石炎给骗了。

  这一根头发,是你当年给我的,我才是它的拥有者,只是前不久,这一根头发被石炎无耻的盗去,他想要骗你,你……”

  神子姬风激动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南宫琴打出一道神火纹,将他给镇压在地上,因为封存了修为之力,神子姬风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他现在想说话也说不出了。

  “你不要镇压他,他说的是真的。这一根头发,虽然不是我从他手中抢来,但是也是我的朋友玄风,趁其不备取来的,所以真正与你有关系的,应该是……”

  石炎绝不想成为趁人之危的人,他会接受玄风从姬风手中‘盗’来的头发,只是想要试一试,这头发与虚空神目镜的关系。

  然而,他解释的话语,还没有说完。

  南宫琴利用留在地上的虚空符纹,瞬间与石炎贴近到极致,她的额头与石炎的额头触碰在一起,她轻轻抱住石炎,一身环绕周身的灵火的尽数散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