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将水之规则,凝练到如此地步,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

  叶天泽说道。

  他前世遇到她的时候,并没有这么强,刚才那三名修罗族围困她时,任何人看到,都会觉得,她必死无疑。

  可没想到,这三名修罗族把她当做猎物,却没想到,自己已经走进了死亡的陷阱当中。

  “你是叫北冥雪吧。”

  叶天泽说道。

  她叫北冥雪,是七大军团山海军团的统帅,也是名震洪荒人族山海大帝。

  闻言,女子惊讶的看着他,沉默了许久,开口道:“你……你是什么……什么东西?为什么……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她的语气有些生涩,显然很少说话。

  “我当然知道。”

  叶天泽笑着道,“你怎么会在紫云峰呢?”

  刚说完,他便反应了过来,这时候的北冥雪,并不认识他,也不是前世那个,时常给他找“麻烦”的山海大帝。

  果然,北冥雪一听,更加害怕,眼中充满了警惕之色。

  叶天泽知道,现在跟她说什么,都不可能取得她的信任,毕竟,在这个世界,收服北冥雪的人,并不是他。

  见到她不说话,叶天泽说道:“你走吧。”

  北冥雪有些意外,但她却没有走,显然觉得这是一个陷阱,不但没有走,嗓子微微震动,发出如同灵兽一般的嘶吼。

  这要是异族,或者灵兽碰到,肯定会忌惮,因为她模仿的是一种古老灵兽王族的声音。

  “那你不走,我走了。”

  叶天泽身形一闪,便离开了。

  北冥雪愣在了原地,却更加紧张,她打量着四周,直到过了半个时辰,才确定周围没有人了。

  但她的冷汗却下来了,因为刚才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太可怕了,但是,她心中冥冥的,又有些莫名其妙的亲切感。

  不过,这感觉很快便被她掐死。

  叶天泽之所以离开,到不是不想跟北冥雪接触,只是因为跟北冥雪接触,并不能取得她的信任,反而会让她生出更深的敌意。

  他记得自己第一次接触到北冥雪时,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但是那种不信任与警惕,却尤为相似。

  北冥雪从来没告诉过他,自己的成长经历,叶天泽也没有问,因为在人族不立的那个时代里,大家的经历,几乎都差不多。

  被当做畜生,没有任何的话语权,即便变得强大,也只能躲在深山中,与灵兽为伍。

  叶天泽没有问,她自然也不会说,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能一起战斗,并不能代表,他们之间没有信任。

  正因为这样的经历,他们才会聚集到一起,要创建属于自己的族群,要成为这世间霸主,不向异族低头。

  为此而战,死而无憾。

  他入了紫云峰不久,便感觉到身后有人在追踪自己,叶天泽故意留下了一些气息。

  正如他所料,追踪他的人,正是北冥雪,她虽然知道这很危险,可她却忍不住的追踪了过来。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她跟叶天泽要去的地方,是同一个地方。

  叶天泽突然冒了出来,把北冥雪吓了一大跳,北冥雪转身就准备逃走,叶天泽直接展开了力量规则,形成了规则世界。

  沉重如山的威压,降临在北冥雪身上,北冥雪四肢颤抖,握着长矛,想要挣扎。

  叶天泽走到她面前,蹲在地上,勾起了她的下巴,问道:“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那双清澈的眼睛里,充满了各种复杂的情绪,但唯独没有对死亡的恐惧,更多想的是如何摆脱自己。

  “别想了,你的力量远逊色于我。”

  叶天泽说道,“你精修的规则,看似厉害,在绝对的力量面前,真的只是一些,规则汇聚的细线,不堪一击。”

  北冥雪冷冷的盯着他,不发一言,却叫人不寒而栗。

  叶天泽想了想,忽然展开了自己的规则力量,他的规则汇聚,形成了实质的风暴。

  受到这规则风暴的碾压,北冥雪这才明白,眼前的人,想要杀她,不过就是眨眼之间而已。

  但这规则风暴,乃至那禁锢她的力量,只是瞬间便消失了,北冥雪身形一松,长矛直接朝叶天泽的心脏捅了过来。

  精准无误!

  水之规则运用到极致的她,可以通过他体内的气血运转,来判定他的弱点所在。

  叶天泽没有躲闪,这一矛刺的是他的心脏位置,但这矛落在他此刻的身上,却只是刺穿了一层皮。

  便被一重天的星纹给挡住了,这星纹自打形成之后,如同阵法一般,在他身上形成了防御,比神器级的战甲,都丝毫不弱。

  北冥雪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她立即退后,准备逃遁,却发现叶天泽根本没有追击她的意思。

  直到现在,北冥雪才放松了一些警惕,在她看来,眼前这个怪物的实力,强大无匹!

  而且,他明明有杀死自己的力量,可却没有杀死自己,甚至自己对他出手,他也没有任何反击的意思。

  这让她非常奇怪。

  “你……你什么东西?”北冥雪问道。

  “你才是东西呢。”叶天泽没好气道。

  “那你不是东西?”北冥雪又问道。

  “……”

  叶天泽。

  “你为什么不杀我?”北冥雪奇怪道。

  “因为我跟你一样,是人。”叶天泽说着,便恢复了容貌。

  b酷:“匠^}网唯一正。…版},其a他?都o◇是M盗…x版J0

  北冥雪看到这一幕,满脸的惊奇,她显然没想到,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秘术。

  叶天泽也从她的眼中,判定出了一些事情,看来北冥雪,就是出生在这雁荡山,而且跟这紫云峰关系不浅。

  只是他不明白,这事连他都不知道,太昊怎么会知道呢?

  还是说,这太昊在这世界里,用春秋笔法,改了人家的出生?

  北冥雪忽然凑到他面前,小心的碰了他一下,然后又迅速退后,确定她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

  又凑上前,摸了他一下,这摸着摸着,就上瘾了,从脸开始摸,然后又开始摸他的身体。

  叶天泽知道她在干什么,这是在确定,自己是不是变化出来的。

  可她越摸越过分了,最后,竟然毫无羞耻之心的,一把攥住了他的小老弟。

  叶天泽咽了咽口水,一把将她的手,打了下去,北冥雪还以为他要伤害自己,立即退了回去。

  叶天泽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指了指下面,道:“这个地方,不能轻易乱摸,知道吗?”

  北冥雪愣了一下,思索了一番,这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说道:“跟灵兽的有什么不同吗?”

  “……”

  叶天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