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突兀的声音令萧族诸人目光一缩。

  尤其是萧族中年,身躯不由一颤,抬起的手指,一下也僵硬住了,并未是他想停下,而是他发现,此时有一股无比可怕的力量挡在身前,让他的手指,无论如何都无法落下。

  这令萧族中年脸色一寒,他是仙王,尊贵的境界,而且在仙王一境算是比较强的了。

  可此人能做到无声无息出现,让他一点察觉都没有,随意一股力量,挡住自己的落指,那只能说明一点。

  此人,很强,甚至是……可怕。

  下一刻,萧家中年猛然抬头,朝着万里外虚空看去,只见此时在那出现一道身影。

  刚开始很远,可几个喘息间,身影便抵达到山林之地,随意朝下一落,便站在一片树叶上,身材修长挺直,却仿佛有独立领域,给人一种不可侵犯之感。

  看身形,应该是一名男子,但因为带着面具,让人看不清容貌,手中还握着一柄折扇,安静站在那。

  男子停下身,由上而下的俯瞰萧家诸人,目光中充斥着一股披靡之气,甚至是漠视。

  “领域!”萧家中年内心一颤,此人,拥有领域……那他的境界,可能是……仙王之上?

  “你是谁?”萧家中年低沉道。

  “你要废了他?”男子没有回应,淡漠问道,却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冲着萧族诸人涌去。

  萧家中年还好,萧鸢,他也是仙王,可接着身躯竟无法站立了,摇晃不断。

  “你究竟是谁!”萧家中年看向男子,感受到一丝恐惧,萧家,是九天神陆第二天王族之一,算是第二天最强的势力之一了,可即便如此,拥有领域的人,绝不超过三位。

  可眼下,突然出现一位拥有领域的人,他如何不惧?

  “我是谁,你们也配问?”男子声音孤傲,看向萧家中年:“我再问你一次,你要废掉谁?让谁的希冀埋没如此?萧天一!”

  萧家中年身躯猛的一颤,萧天一,是他的名字,可此时,被这男子直接喊出?

  此人,知道自己?

  可,他是谁?为何,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既知道我,那你可是在挑战王族的威严?”

  “哈哈,哈哈哈!”折扇男子仰天大笑:“萧王族,对一个只有仙帝境的后辈下手,不惜派出数位仙王,还是偷袭,你告诉我,萧王族,还有威严吗?”

  萧天一脸色苍白,却无话可说。

  因为,这是事实。

  萧天一死死凝视男子,咬牙道:“那这么说,阁下是铁了心要和我萧王族为敌?”

  “为敌?萧天一,你还代表不了萧族,这话,回去让萧千钧亲自来和我说还差不多。”男子不屑道,萧天一脸色则更沉,萧千钧,萧家老祖,眼前这人,究竟是谁?连他们的老祖都知道。

  “你还没回答我的话,你刚才,是要废掉他吗?”男子继续道,身影一闪,已出现在萧天一前十米之内。

  ^看正cA版I$章(l节◎上}酷‘x匠V网;0(

  “我……”

  “我再问你,是与不是?”

  萧天一猛的握拳,眼眸闪过一抹狠色:“是!”

  “他,也是你配动的?”男子冷哼一声,下一刻,他消失了,没有任何气息波动,可接着萧天一只感觉身躯无限下沉,在他上方,出现一巨大无比的掌印,将乾坤都捏碎了,直奔他来。

  他想要抵抗,可发现自己置身在一片独立的空间中,这里,是别人的领域,他的道统之力都被死死压制住,无法爆发。

  “轰!”萧天一双眸瞪大,接着掌印轰在胸口,让他无力抵抗,道统防御碎裂无形,身躯无限倒飞出去,轰一声砸在大地。

  萧天一无限倒飞,足有千米才停下,山林都被切割开了,出现一个巨大的深渊沟壑。

  萧族其余人都惊惧了,这是什么力量?只是一掌,将他们的王派出千米去?

  远处,邪剑和昊天塔等也都看呆了,这是何等存在?

  可关键是,他为何要帮助楚岩?

  萧天一爬起身,脸色苍白,这力量太可怕了,哪怕自己老祖,应该也不过如此了吧?这人究竟是谁?二界天中,他从未听说过有这等存在。

  “萧天一,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念在万年之前,萧族没有参与那一战,我今日暂且饶你一命,如果再有下一次,我杀了你。”男子声音淡漠。

  “前辈究竟是谁?”这时,萧天一称呼都改了。

  “我说了,我是谁,你还不配问,你也没那个资格,让萧千钧过来,或许我会告诉他。”男子傲世道:“另外,滚回去给萧千钧带一句话,告诉他,万年前他蛰伏了,这一次最好也别参与,有些事,你们萧族,还真没资格参与进来。”

  萧天一嘴角抽搐,竟说不出话来。

  此人,很狂,但关键是,他有狂傲的资本。

  “前辈是当年之人?”萧天一犹豫下,咬牙问道。

  “套我话,你还没那本事,去吧,告诉萧千钧,此子暂在二界天,如果他有事,无论是谁做的,这事,我都会记载你萧家身上,到时候,别怪我登门拜访。”言罢,男子露出一抹玩味之色:“当然,你可以不信,但我只告诉你一句话,如果他有事,不久前一界天齐家发生的事,会在萧家重演。”

  萧天一双眸骤然一缩,瞪大眼:“齐家之事,是前辈所做?”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然而,萧天一沉寂下,突然道:“前辈想要保此子,我自知无力奈何他,可前辈难道认为,我萧家,也和齐家一样是没落王族吗?我萧家,是有王族血脉的,王族,不可辱,不可杀,不可灭,前辈难道真的敢吗?”

  “激将我?”折扇男子言罢,双眸闪过一抹锋利,随即他突然将折扇打开,身影一下消失,随后又出现,仿佛从未动过。

  可萧天一脸色大惊,他伸手摸了一下自己喉咙,是热的,有血流下。

  “王族,那是个什么东西?”折扇男子轻蔑道,随即看向萧天一:“滚吧,萧家若想存活,最好别掺和到这一次乱世中,否则,你应该明白。”

  萧天一目光一阵冷冽:“前辈是强,那魂王族呢?前辈也有这般信心?”

  “滚!”

  折扇男子目光突然锋利,失去耐心一般看向萧天一,萧天一脸色惊变,接着砰一声被震飞出去,连续吐血。

  “九天十八界,十八王族,终有一天,他会一个个去讨伐,这天下,也从不是什么王族的。”折扇男子冷漠道。

  萧天一心有不甘,可犹豫下,终是身影一闪,将萧鸢等人提起,钻入进空间之门内,离开了。

  这事,太大,他需要回去禀告老祖。

  萧天一走了,折扇男子安静站在那,转身看向楚岩,眼眸中流出一抹思念和期待。

  “终于到这一天了吗?大鹏一日同风起,该讨回了。”男子放声狂笑,魂王族,楚王族,还有更多人,讨伐之日,就要来了,当年一切仇恨与罪孽,都要到了。

  “前辈是……”昊天塔和邪剑这时也都惊住了,哪怕他们为神物,可这男子,太可怕了。

  “我是谁,不重要,他醒来以后,也无需告诉他我出现过。”折扇男子停顿下,继续道:“好好辅佐他,他说的那些承诺,将来,都会做到。”

  “是!”几大神物躬身。

  折扇男子又看向楚岩一眼,随即,他的身影逐渐飘渺起来,口中却念念有词:“当年的一些老朋友,终于要重聚了,若梦,你说的对,大道无情,无情才慈悲,无论如何,我定会陪你将这一条路走下去。”

  “那些王族被困禁太久,一个个都疯了,为了超脱,想要以苍生为道,走一条超脱大道么?只要我还活着,就绝不允许。”

  “若梦,你在哪?刚刚我出手慢了,却是故意,本以为他的生死,可以逼你出现,可并没有,你是真的陨了,还是被困在何地?当年你联手我等,布下这天地大局,如今却迟迟不归,又是为何?你不在,让我们替你养这小子,太过分了……”

  “突然感觉,自己活得,好大义啊!”

  折扇男子苦笑摇头,消失无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晓浅说:   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