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丹期强者……”

  秦越的脸庞微微一颤,连忙后退了几步。

  来人正是太一门的宋青云。

  他手执拂尘,满面笑容的看着秦越。

  更…“新sm最j快e上:#酷d匠%网0…

  秦越双手抱拳,毕恭毕敬的朝着宋青云行了个礼。

  秦越的身子固然尊贵,但秦家终究是青铜级的势力。

  可宋青云却是白银级太一门的执事。

  撇开宋青云的背景不谈,只要宋青云愿意,完全可以凭一己之力灭了整个秦家。

  “宋执事!”

  “秦老弟,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了这位小友!作为感谢,我会尽力治好你孙子的伤。”宋青云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秦昊。

  林天成也是有些错愕,他没有想到宋青云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也就是说,他极有可能在自己离开群英阁之后,就一直都在跟着自己。

  可林天成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可想而知,宋青云的实力是极不一般的。

  秦越的脸庞不断的抽搐,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不要,爷爷,千万别放那小子走!”秦昊怎可轻易让林天成离开,他不知道宋青云是谁,就算知道也不会让林天成离开的。

  蛋子破裂,这是对于一个男人最大的耻辱。

  从此以后他将再也不能做男人,在秦家的地位更是会一落千丈。

  他知道就算自己腰部的伤势被医治好了,那也将是废人一个。

  堂堂秦家大少,沦为一个废人,在秦家的地位将会一落千丈,更不要说参加什么炼丹协会选拔赛。

  所以,他要林天成死。

  “住口!”秦越转身朝着秦昊怒喝了一声,神色非常的严肃。

  金丹期强者是何等人物?

  一不小心得罪了,有可能给秦家带来灭顶之灾。

  百年秦家,一步一个脚印,走到现在,其中的辛酸也只有秦家老爷子自己知道。

  秦昊被吓得不轻,平日里他也没少犯错,但从来没有见过爷爷这般严肃的神情。

  “呵呵!宋执事!此事恐怕不妥吧!这小子伤了我孙子的脊梁,我……”秦越有些忌惮宋青云,不过还是抬头陪笑道。

  “我可以治好你孙子腰部的伤,这位小友对我来说很重要,只要你愿意的话,就当我宋青云欠你们秦家一个人情!”

  宋青云也想凭借着自己的地位从中讲和,可秦昊的伤势确实不轻,随随便便糊弄过去恐怕有些不妥。

  如果凭借着他是中丹期强者的实力而仗势欺人,有辱太一门的名声。

  不过在他说出欠秦家一个人情之后,在场所有人的神情都为之一变。

  白银级势力的一个人情,那可是一份大礼。

  就相当于秦家以后有了白银级别的太一门作为靠山。

  秦家以后恐怕对于整个天市修真界都是极为恐怖的存在。

  至少天市修真界还没有白银级的势力,而秦家在得到了宋青云的一个人情之后,秦家在天市修真界的地位也将拔地而起。

  “爷爷,大哥被那家伙摧断了脊梁,那疙瘩也被他给捏碎了,可能以后就是个废人了!”

  秦雪是个聪明人,她担心爷爷为了保住秦昊,而拒绝宋青云的条件。

  秦昊就算治好了伤,以后也是废人一个,不能为秦家延续香火。

  对于秦家来说他就是鸡肋,丢之可惜,食之无味。

  眼下的形势是秦雪喜闻乐见的。

  秦昊从此以后在秦家的地位将会一落千丈,而秦雪将取代秦昊的位置,成为秦家老爷子的心肝。

  林天成能够击败秦昊,这确实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相比于秦昊而言,林天成就更加好对付了,秦雪有的是办法折磨他。

  秦越的脸部神经不停的抽搐,他极度压制自己愤怒的情绪。

  他对秦昊的期望很大,此次离开秦府,就是去了炼丹师协会,和徐大师商讨有关于秦昊的炼丹事宜。

          秦昊的命根子被毁,犹如一道晴天霹雳,击中了秦越的天灵盖。

  即使他已经修身养性多年,但这道晴天霹雳却依旧不能让他镇定下来。

  太一门是白银级势力,而宋青云又是金丹期强者。

  秦雪审时度势,想让自家老爷子看清局势,不要错过了这样的好机会。

  秦昊已然是废人一个,宋执事愿意帮他恢复腰部的伤势,已然是对他天大的恩泽。

  如果秦越因为对林天成的愤怒,而得罪了宋执事,等会给秦家带来灭顶之灾。

  纵然秦越的内心深处非常拒绝宋执事的请求,但宋青云志在必得,秦越只能送宋青云一个人情,“好,既然宋执事把话都说到了这份上,我秦越也不是不识抬举的人!”

  “爷爷!”

  秦昊悲痛欲绝。

  秦越心中叹息一声,看秦昊的目光就有了几分厌恶,“昊儿,希望经过此事之后,你会变得安分些!”

  林天成的事情皆由秦昊而起,秦越本以为秦昊能够轻松解决,结果秦昊自己被废了不说,还连累秦家受辱。

  “还不让开?”秦越目光扫视了下秦家众人。

  “慢着!”

  就在秦越准备将林天成等人放行,一道洪亮的声音却在人群中响起。

      一个穿着一身灰色长袍,红光满面的中年男人由远而来。

  他的胸前画着一个三足药鼎,身后是一个八卦图案,手上还托着一个暗红色的小鼎。

  这些,足以证明他炼丹师的身份!

  “宋青云,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妥?”炼丹师向前踏出一步,十米开外的林天成都能够感受到轻微的震颤。

  宋青云的眼角微微抽动,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不知徐大师此话怎讲?”

  他对眼前的这位徐大师非常了解。

  徐大师原名徐帆,在炼丹师协会中的地位不一般。

  而炼丹师协会又在修真界是比较恐怖的存在,纵使许多白银级的势力都不想得罪他们。

  炼丹师协会也有着金丹期强者,但他们却并不属于白银级势力。

  许多青铜级,白银级甚至黄金级势力都会从炼丹师协会这里购买大量的丹药,这一来二往的,就和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如此一来,得罪了炼丹师协会,就等同于得罪了与炼丹师协会有关联的那些势力。

  修真界甚至有这样一种说法——宁愿得罪黄金级势力,也不要得罪炼丹师协会!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