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涛瞳孔一缩,想闪躲,可却已经来不及,这灰色光芒的速度太快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一瞬间冲入眉心处。

  霎那间,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全身的汗毛炸立起来。

  “天尊的惩罚么?”

  脑中,宁涛惊骇着施展三魂盾,想要将这一团灰色光芒挡下来。

  可心中仍然没底?

  然而,出乎意料,这灰色光芒冲入脑海中,却突然间停了下来,安静的悬浮在魂海上空,再没有一丝动静。

  “什…什么情况?”

  宁涛狐疑,筑起了眉头,摸不着状况,难道不是留下的禁制和暗算?

  但再怎么说,这也是天尊留下来的手笔,是他难以触摸的,不能大意,等了许久,也不见这灰色光团有动静,就好像赖在这里不走了,并无威胁。

  想了想,宁涛忽然一咬牙,这里是他的地盘,他有什么好怕的?

  小心翼翼的探出一缕神念接触它。

  想看看这到底是什么?

  然而,一石激起千层浪,星星之火可燎原,这下可闹大了,对面居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吸力,他的一缕神念瞬间被吞噬,甚至还牵扯到了他。

  他能感受到,自身的神念力量飞快的流逝,全部涌入到了灰色光团中。

  宁涛脸色煞白,什么鬼东西?他怒吼一声,拼命的拉扯自己的神念力量,可居然拉扯不过这个灰色光团?

  还是一点一点的被抽取力量。

  看k“正版(#章#节)T上;酷WB匠(*网:z0'"

  下方的魂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涸下来,瞬间惊出了他一身冷汗。

  “该死,还是中计了?”

  宁涛大骂一声,一边拉扯自己的神念力量,甚至想切割开,却做不到,只能吞噬一些神魂瑰宝维持力量。

  又调动仙界本源进行压制。

  他就不信,在他的地盘上还能让这一个小小的光团翻了天不成?

  甭管你是天尊?什么尊?在我的地盘上,是龙你给我盘着,是虎你给我卧着,是光团,哎,哥…停…停下……

  宁涛头冒虚汗,真的慌了,这灰色光团你就像是无赖一样贪婪的索取。

  他堪比仙君的神念都快撑不住了。

  “混蛋,老子还治不了你了吗?给我停下,否则大不了同归于尽……”

  宁涛怒骂一声。

  话刚落,灰色光团闪烁了一下,居然渐渐的停止了吸取力量,在原地闪烁,如同心脏一般,微微跳动着,一下两下,三下,“砰”的一声竟碎掉了。

  “这…这……”

  宁涛脸一僵,眼角狂跳,这到底是啥鬼东西啊?那光团破碎后有诸多碎片,有大有小,飘散在整个魂海内。

  经历了刚才那件事,宁涛心中有了阴影,收缩神念不愿意触碰到它。

  万一是禁术呢?

  然而,那些光团碎片就犹如浮萍,无力的洒落向魂海,一个不察,一个细小的碎片,正好落入到魂海内。

  宁涛脑子猛的一“嗡”,一个激灵,仿佛多出了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道不清,说不明。

  有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

  他迟疑一二,小心翼翼的又吸收了一两个碎片,沉吟一二,又吸收了七八个,渐渐的越来越多,彻底放开。

  许久后,宁涛不可思议的睁开了眼睛,但有一抹震撼,复杂,傻眼。

  他实在想不到会是这种东西,更想不到会在那一堆废铁里面,如果说出去恐怕都没人相信,实在是太荒谬了。

  “这居然是……天尊传承!”

  没错,其中包含了天尊的一些感悟,一些心得,还有一些法门。

  都是很古老,很古老的东西。

  这在如今都失传了。

  他肯定,即便是超级星系都不一定有,但不知道为什么,有很多残篇,都不完整,这个传承太仓促,它吸收了有十分之二三,还没找到一篇完整。

  似乎是起源天尊在陨落前,拼尽最后的一丝力量,将传承封印在枪中。

  也因此,才使他的神兵万古不朽。

  据说在战斗中就已经碎了。

  之所以不继续吸收,是因为宁涛现在已经饱和了,需要慢慢消化。

  在记载中,这篇传承主要以一篇绝学为主,乃是起源天尊的成名绝技,眼下虽然没有看到,但应该会有。

  希望是一个完整的。

  天尊的绝技啊,想想都激动。

  谁能想到,宁涛随手一捡的一堆废铁中,居然就隐藏着天尊传承,可以说是除了起源之心外,最大的造化了。

  如今这两样竟尽归他手中。

  还真是幸运女神眷顾!

  关于起源之心,宁涛已经想到了他的合适人选,不过并不在银河系。

  这个宝物他用不到,希望那天尊的绝技能适合他,不然,天宫一行,真是亏了,得了一堆用不到的东西。

  那个玉蒲团,打坐的话倒是能够静心修炼,似乎还能提升一些悟性。

  如今修炼都已经离不开它了!

  让宁涛非常满意……

  折腾半天,宁涛才缓缓睁开了眼睛,但却感觉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原来是之前神念力量消耗的太多了。

  连带着他的脸色都苍白如纸。

  脑瓜子“嗡嗡”直疼。

  若不是天尊因形势所迫,不忍心自己的绝技失传,怕也不会这么寒酸,仓促留下,便撒手人寰了。

  半天后,宁涛稍稍调息了一番,气色才稍微缓和了一些……

  宁家大院,依依那一抹蓝裙的仙子背影,还是那样美得惊心动魄,微微露出的一寸肌肤晶莹如玉,散发着香气,谱写成了一幅美丽动人的画卷。

  宁涛看得入神,本来是打算来和母亲辞别的,却被这一幕给吸引了。

  许久后,他才悄悄的凑上去,想给依依她一个惊喜,直接一把将她给抱在怀中,惹得仙月依红着脸惊呼一声。

  回头一看,发觉是宁涛,依依才羞涩,疼惜的嗔怪一声,这里是宁家大院,万一被母亲看到了羞不羞。

  “相公,你怎么来了?”

  宁涛大笑,反而戏谑道:“忙完了事来报个到,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仙月依红着脸,一双玉手攥紧了手中衣裙,那娇嫩的红唇蠕动着,似乎有些说不出口,小脸蛋满是酡红之色。

  “怎么了?干嘛吞吞吐吐的?”宁涛诧异,连忙问道,还以为出什么事了。

  但仙月依红着脸,仿佛鼓足了勇气,羞涩道:“我…我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温暖如冰说: 第三个!